<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维娅无意间成了菲尔特莫根村的名人,大家都知道约翰家收养的那个女孩会唱歌。

     到约翰家窜门的邻居多了起来,在这期间,维娅认识了罗伯特大叔的妻子丽丝,村长夫妻,还有更多的人。他们都对维娅充满好奇,问了维娅许多问题。维娅礼貌得体的表现,让他们也对之前那些不好的流言产生了质疑。

     这个小姑娘多好啊。

     她做事勤快,反应机敏,快乐开朗,还能唱那么好听的歌,怎么会是受人厌弃的怪胎呢?

     最高兴的要数约翰和马妮娜,维娅和狄克当着他俩的面再次合作了那首曲子,夫妻俩笑得合不拢嘴,那是一种为人父母的自豪,一种幸运遇到好姑娘的感激。

     这一个月来,维娅所作所为,他们都看在眼里。她学习能力很强,干活上手也快,除了放养牛羊群,其他事她基本上都掌握了,更难得可贵的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辛苦,心甘情愿的工作。这样的女孩怎么能不让人喜欢。马妮娜都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收养维娅。

     时间到了八月份,维娅逐渐适应了牧场的生活,她可以不依靠狄克和约翰,独自完成一些工作。

     这天吃晚餐的时候,马妮娜对维娅说,他们一家要去一个比较远的镇参加亲戚的婚礼,来回大概要三天,当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她得照看一下牧场。

     像这类家族牧场,夏季往往是最繁忙的时候,一刻都走不开人,除非请邻居帮忙,或者雇人,只有冬天闲下来,他们才有时间拜访远方的亲戚,或者举家外出旅行。维娅的到来给了他们在百忙之中喘气的机会。

     他们对维娅的要求也不高,怕辛苦到她,只要她按时喂食家畜,顺便清扫牧场,不用她出去放牧,牛羊只关在圈棚三天,都是老实动物,又不会闹翻天。

     维娅觉得这个任务她可以胜任。

     两天之后,维娅抱着“芙丽”站在家门口,目送小汽车沿着下山的路越开越远。

     她摸了摸“芙丽”的软毛,“家里就咱们俩了。”

     “芙丽”喵了一声,懒懒的躺在她怀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第一天,和往常没有区别。

     维娅早起去牧场工作,中午回来随便吃点面包和香肠,睡了一个午觉,下午再去牧场看看情况,给家畜们喂好食物,锁上牧场大门,一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第二天,是阴天。

     都已经上午九点钟了,天还是暗沉沉的,蓝天被乌云所遮盖,那些乌云把山头也掩住了,一切都雾蒙蒙的,空气里能感觉到水珠的湿度。

     显然天空正酝酿着一场大暴雨。

     维娅自从来到这里,天天都艳阳高照,顶多雾气袭人,却没有遇到过雨天。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天气的影响,早晨维娅去牧场,发现“老猛男”很躁动不安,他不停的用两只角去顶“小单间”的木板,顶不动,便用后蹄摩擦垫在身下的干草。

     维娅一接近它,它就拿一双圆眼睛瞪着她,好像只要她再靠近它一步,它就对她不客气。维娅也没办法,草草的放好食物走远了。

     其他牛羊还是很乖的,比如“白雪”就窝在它自己的“小单间”里,老老实实的睡觉,感觉到维娅来了,它才站起来,凑过来,伸出舌头,舔舔她递过来的干草。

     下午,开始下雨,气温陡降。

     从绵绵细雨,到瓢泼大雨,雨越下越大,“噼啪噼啪”的打在屋顶上,天昏暗得如同夜晚,屋外的树叶和花瓣都被雨水打得耷拉下来。

     维娅站在窗户旁,觉得这场雨恐怕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傍晚,她举着雨伞,依然穿着单衣,冒雨又去了一趟牧场,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才关好大门回家。

     吃了晚餐,她回到卧室,琢磨新曲子。

     可她奇怪的无法集中注意力,铅笔在纸上没有意义的画圈,眼前偶尔有重影,她摇摇头,头会痛。

     “好冷啊,”她打了一个寒颤。

     维娅拉开衣柜找了一件旧牛仔夹克,披在身上。

     但她依然觉得冷。

     懒惰的“芙丽”破天荒的主动走过来,依偎在她脚边,时不时咬住她的裤脚。

     维娅放下笔,把“芙丽”抱起来,“来,咱们一起钻被窝暖和吧。”

     话音刚落,

     突然,“嘭”“嘭”,两声巨响,

     “芙丽”受到惊吓,从维娅怀中跳下,躲到床底去了。

     声音是从山上的牧场传来的。

     维娅暗道不好,

     她立刻下楼,拿起雨伞和手电筒,打开门,冲进雨中。

     到了牧场,她赫然发现屋棚破了一个很大的洞,一大块木板倒在地上,毛糙的边缘,显示木板是被撞开的,正中间还有两个深深的戳痕。

     而破洞对应的,正是“老猛男”的“小单间”。

     此刻,里面空空如也,“老猛男”不见了。

     维娅打开牧场里所有的灯,一个一个检查,再次确定其他家畜都在,只有“老猛男”不见了。

     维娅有一瞬间的茫然无措,头愈发昏沉,浑身都冷,不自觉的扣紧衣服,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慌。

     她蹲下仔细观察,发现破洞附近有羊蹄印,她顺着羊蹄印往前走,一直走到路的尽头,森林的入口。

     “老猛男”竟然跑进森林了。

     维娅踟蹰,止步不前。

     望着深不见底的树林,黑洞洞的,连成线的雨珠像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她面前,里面仿佛隐藏着难以想象的危险。

     维娅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她想起了狄克的警告。

     可是,“老猛男”该怎么办?

     在她手里,走丢了一只羊。

     她多么努力,才取得约翰叔叔和马妮娜婶婶的喜欢。结果她第一次独立做事,就弄丢了一只羊,也许他们不会在意一只羊的价值,但他们一定会对她很失望,认为她敷衍了事,没有用心。

     她不想让自己美好的新生活出现任何瑕疵。

     维娅最终下定决心,

     抬步走向这片未知的森林。

     此时,她身上几乎半湿,她的鞋子和袜子从里湿到外,这么大的雨,雨伞起不到什么作用。

     她尽量把手电筒放低,照亮羊蹄印。

     双脚走在泥泞的土里,每迈一步都很难受,还有陷在泥中的树根和灌木像陷阱,随时准备绊倒她。维娅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和无止无休的雨声。

     她浑身都湿透了,衣服沾在身上,让她感到冰冷刺骨,仿佛现在不是盛夏,而是寒冬。

     雨太大,羊蹄印渐渐看不清楚,到最后完全消失。

     维娅停下来,左右四顾。

     心顿时沉到了底。

     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她迷路了。

     周围茂盛的树木与厚重的乌云遮住了天,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看不到来路与去路,看不到月亮与星空。

     更让维娅绝望的是,她的手电筒没有电了。

     最后一抹光消耗殆尽,她的眼前归于彻彻底底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维娅咬紧牙齿,却阻挡不了自己双腿的打颤,恐惧完全把她包围住,她害怕的想哭。

     “有人吗?有人吗?有没有人?”她大喊,带着哭腔喊,“来人啊,我迷路了。”

     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风雨声。

     维娅每根骨头都在发抖,她感到一阵恶心,想呕吐,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的连气也不能吐。她朝前只走了两步,双腿一软,不受控制的跪坐在地,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记忆里的维娅是体弱多病的,她以为自己来之后,改变了她的体质,然而现实给了她一个致命的打击。

     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身体没知没觉的往一边倒去,眼看就要摔在泥水中,一双结实的胳臂接住了她。

     而这时,维娅已经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男人一手穿过她的膝下,打横抱起她。

     其实维娅再坚持往前走几分钟,就能看到前方有一栋木屋。

     男人把维娅放在自己的床上,脱下她的外套,当接触到她的里衣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她的扣子。

     少女美丽青涩的身体全然展现在他眼前,他却移开了视线,给她盖上了被子。

     他起身走到外面,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一些圆木,他把木材放进壁炉里,点燃了火,室内慢慢变得暖和。

     床上痛苦不堪的女孩,眉目渐渐舒展开,不久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他望着她的脸。

     那天离得太远,

     原来她是这个模样。

     漆黑的长发,雪白的皮肤,浅粉的嘴唇,卷长的睫毛。

     睫毛下的眼睛,他想一定是极美的。

     他忍不住伸出右手,伸向她的脸颊,还没触碰到,又想了什么,陡然收回了手。

     男人走出屋子,在屋檐下的木椅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雨过天晴。

     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来,照在维娅脸上。

     她眉头动了一下,

     “叮铃叮铃”,是风铃的声音。

     风铃,哪里来的风铃?

     维娅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她头顶的窗沿上,挂着一束浅紫色的风铃,随着风,轻轻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