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不提在鹅毛大雪,看不清路的情况下,贸然下山的危险绝对比留在山上大得多,况且现在天也快黑了。

     海勒老师不同意下山。

     凡妮莎坚持己见,“谁知道这场雪要下多久,万一到时候大雪封山,我们被困在山上了该怎么办?趁现在雪还没有堆积的那么深,我们就应该马上下山,况且我之前登过洛峰,对下山的路线很熟悉。”

     维娅低头看了看已经埋住她鞋子的雪,她觉得下山的路恐怕已经不能走了。

     “不行,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下山,”海勒老师坚决拒绝。

     无数前人经验教训表明,许多登山团队遇到极端恶劣时,心神不定、慌不择路才是最终酿成苦果的原因。即使一千米的洛峰比不上那些壁立千仞的壮阔雪山,但不代表没有危险。

     除了凡妮莎,其他同学也有些心慌,大家拿出手机试图联系救援,却发现根本没有信号。海勒老师镇定的要求所有人就地搭帐篷,今晚暂时在这里休息一宿,明天再看天气情况做决定。

     凡妮莎怒冲冲的对海勒老师大叫,“你会害死我们的。”

     海勒老师不为所动。

     维娅看到海勒老师通红的手和脖子,他把羽绒服给了凡妮莎,自己在大雪天挨冻,还要受到凡妮莎和其他同学的攻讦和不理解,他们似乎都忘了海勒老师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

     维娅用手抹掉背包上的雪,拿出帐篷袋,开始搭帐篷。

     凡妮莎很生气,站着不动,最后还是海勒老师帮她搭好了帐篷,其他同学都把帐篷搭在凡妮莎旁边,只有洁妮和托马斯的帐篷挨着维娅,跟他们隔了一段距离。

     天完全黑下来以后,大家都钻进帐篷里取暖。这么大的雪没办法生火,谁也没心情聊天,四周静悄悄的,只听得到雪夹杂着风的声音。

     “维娅,要不要吃一点东西?”洁妮在帐篷外说道。

     洁妮手里拿着一袋饼干,维娅一打开帐篷,她就把饼干塞到维娅手上,“用这个先垫垫肚子吧,幸好我带了一堆零食,足够我们挺过这场暴雪了。”

     维娅内心感激,

     “谢谢。”

     洁妮笑呵呵道,“没什么可谢的,我们是朋友嘛,不和你说了,冻死我了,我回帐篷里了。”

     吃完饼干,维娅就连身体带头全缩进睡袋里,把羽绒服棉裤都搭在睡袋上保暖,不留一点缝隙给冷空气。

     爬山疲劳了一天的她很快沉入睡眠中。

     第二天,维娅是被洁妮的惊呼声叫醒的。

     “维娅,维娅,快出来。”

     维娅披着羽绒服打开帐篷,积雪全部涌进来,洒了她一身。

     雪还在下,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洁妮和托马斯都站在雪地里,海勒老师也在。他们三个人都看向前方的空地。

     那里原本是凡妮莎和另外五个同学安营扎寨的地方。可是此刻除了厚重的积雪,没有一个人影,连帐篷的扎痕都没有,说明原本的痕迹早就被雪埋住了。

     凡妮莎他们居然在夜里冒雪下了山。

     维娅很震惊。

     怎么能有如此不遵守团队纪律,任意妄为的人?

     海勒老师眉头紧蹙,神情相当凝重,他只穿了一件毛衣,却像是感觉不到寒冷般,任由雪花落在身上。

     洁妮和托马斯跟他说话,他却一言不发,过了半响,他对剩下的三个学生说,“你们留在这里,我现在去追其他人。”

     “不行,你一个人走太危险了,我们跟你一块去,”托马斯拿出了男子气概,大义凛然道。

     海勒老师把双手搭在托马斯肩上,郑重叮嘱他,“我是老师,不能让学生陪我冒险,你是男子汉,一定要照顾好洁妮和维娅,安心等待下去,会有人来救你们的。”

     “老师......”托马斯还想说什么,海勒老师却摇摇头,“其他同学也许已经遇上了什么意外。”

     托马斯不再劝阻他,脱下自己身上的棉服,递给海勒老师,“你穿我的衣服吧,这么冷的天,不穿外套,你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冻死的。”

     平时文弱的托马斯,在危难当头也有如此固执的一面,海勒老师不穿他的衣服,他就不准海勒老师走。

     海勒老师拗不过托马斯,最终穿上了他的棉服,带上工具,离开了这个临时营地。

     维娅目光复杂的望着这个年轻男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大雪之中,再无踪迹。

     “但愿上帝保佑海勒老师平安无事,”洁妮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至于凡妮莎他们,”她冷笑,“自作孽不可活,还连累我们和海勒老师。”

     “雪越下越大,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得找个背风的地方,”托马斯蹲下用手挖了一捧雪,很深,“雪很快会把这里覆盖住的。”

     气温太低,托马斯的眼镜片上都是雾气,他索性摘下眼镜还看得更清楚一些。

     托马斯和洁妮的野外生活经验都比维娅丰富,两个人在附近找到一个有裂痕的斜坡,可以充当雪檐,就算雪崩也不会被掩埋住。

     维娅和他们把帐篷搬到那里去,维娅和托马斯都是偏瘦的体型,维娅脱下自己的羽绒服给托马斯避寒,自己则和洁妮共一件羽绒服,毕竟洁妮的衣服要大两个码,挤下两个女孩正好。

     这一天雪依然没有停,他们还是靠着洁妮的零食艰难度过,以防万一,维娅只吃了两块饼干。

     “维娅,再多吃一点吧,”帐篷里,洁妮劝她。

     “要节约食物,我们不知道雪什么时候停。”

     维娅这么一说,洁妮也不好意思再多吃东西,默默把食品袋放进包里。

     “放心吧,会有救援队来找我们的,”洁妮安慰维娅的同时也在安慰自己。

     维娅笑笑,就算有救援队,救援队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他们所在地点,更何况这么大的雪,救援队根本进不了山。

     的确,学校和政府不会放任一群学生在山中失联。

     发现联系不上海勒老师和学生后,校长卢卡先生第一时间报警,并通知了镇长沃纳德先生。沃纳德先生震怒的同时立刻打电话给上级领导,请求支援。自己的女儿就是失踪学生之一,他能淡定么?

     于是先前洛峰脚下空荡荡的两个木屋周围聚集了无数人和许多辆车,穿警察制服的,穿消防制服的,还有政府里的官员。

     维娅想的没错,这些人都很惜命,谁也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在这个时候上山,他们呆在山下,束手无策,无论如何也只能先等雪变小。

     “你们还不快进去找人,”沃纳德先生气急败坏道。

     施瓦恩镇的消防队长没有吭声,布里恩茨镇的消防队长不了解沃纳德镇长的性格,义正言辞道,“现在冒然进山不仅救不了学生,还可能让我们的人陷入危境,任何救援都要在保证救援人员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进行。”

     沃纳德先生气不打一处来,却因为对方是从布里恩茨镇调来的增援而无法发火。

     学生家长陆续也听闻了消息,纷纷从家中赶来。

     地处偏僻的维娅家里是最后得知消息的,狄克和父母焦急不已,一家三口冒雪开车前往洛峰。村里其他人也知道维娅出了事,都为莱维特家揪心。

     这里暴雪很常见,但是十月份就降下这样毫无预兆的暴雪很罕见,不过十月的气候的确反复无常,因为两年前的十月,这里还曾发生过暴雨,两个学生差点被滑坡的泥土掩埋。

     作为村长的菲利普先生坐不住,准备也去洛峰看看。临走前,他打电话给住在山区里的西奥,嘱咐他小心暴雪,即使村里的山矮小平缓,在大雪之下照样会有危险,

     “维娅现在还困在洛峰,如果你再遇到什么事,我难辞其咎,不如你到我家来住吧,”菲利普先生话说完,半天没听见西奥的回话。

     “你听见我的话了吗,西奥?”

     西奥兀自发愣,他脑海里只有菲利普先生那一句话:维娅被困在了洛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