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入狱
    “哥!”

     一个女人闯了进来,谢天谢地!

     “什么事?”他从我的身上起来,很扫兴的说道。

     “逸来了,非要见你。”

     逸?他怎么来了?

     “看来这个女人对他还蛮重要的吗。”

     说完,他不忙不急的走出了房间,我从床上坐起来,那个女人向我走了过来,坐在了我旁边。

     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我身上,我紧紧的抱住自己,没有说话。

     “你好,我叫蕶。”

     她很是友好的对我说,可我现在真的好想哭,没有回应她,一滴眼泪没有忍住,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她的眼神渐渐变得和善。

     “话说…你想知道逸的过去吗?”她的眼神很深远,好像怎么猜都猜不透似的。

     虽然很生气,很害怕,但她这个话题真的太诱人了。

     “逸的过去?”

     她意味深长的站了起来,走向了窗边,说道:“那要从两千年前说起,逸,希,银,还有我,是现任冥王的儿女,银是大哥,逸比大哥小一岁,希是我妹妹…父亲很看重大哥,所以,他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大哥,同样,也把最难的留给他…我的童年,只有逸和希,因为大哥的童年,都在训练中度过……”

     ……

     “轰!”

     “父亲,今天就到这吧…”

     “到这?哼!训练了这么久,连我的一招都挡不住!简直是废物一个!”

     “可是我真的好累!我已经四天没有休息了!”

     “四天算什么?想继承冥王位,就得坚持到底!亏我把最好的都留给你!你竟然这么不给我争气!”

     “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冥王的孩子就是这样……你要是不行的话,我让逸来也行!况且,我有四个孩子呢!”那时候,我在旁边看着。

     “不要!我不准你伤害他们!谁说我不行的?!”

     ……

     “大哥他很护着我们,本来,我们对大哥印象只是陌生人罢了,可是,就在一千年前,冥王选拔赛的时候,大哥他打赢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可唯独,却输给了逸…”

     ……

     “逸,别以为你是我弟弟,我就会手软!”

     “我不用你手软,放马过来吧!”

     “好啊,到时候可别说大哥我欺负你哦!”

     ……

     “谁也没想到,大哥他居然输了…”

     ……

     “你怎么会…难道你去了那里!?”

     “没错!我去了,而且,我不仅去了,我还成功了!没想到吧?你辛辛苦苦练了一千年,却不如练了一天的我。冥王位,是非我莫取的!”

     “难道你就和父亲一样没有心吗!?”

     “心?什么鬼东西?这里,不管用什么手段,只有胜者为王!”

     ……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逸的印象完全的变了……”

     ……

     “蕶,你最近是怎么了?已经好几天没来见我了。”

     “我不想见你这种卑鄙小人!”

     “蕶,我到底怎么了?我取得了冥王位,所有人都在替我高兴,可你怎么…?”

     “不是说好的不去吗?不是说好的一定会公平竞争吗!?为什么?为什么欺骗我!?”

     “蕶,那不是一年一届的舞会啊,是两千年啊,我真的等不了两千年了!而且,我不是成功了吗?你就别闹了,好不好?”

     “两千年又怎样!?大哥他努力了一千年啊!你知道他这一千年以来是怎么度过的吗?!每次受伤,他都还像原来一样训练,他都忍者,明明可以换我们,可他为了不让我们受苦,都自己坚持了下来!你知道他所受的苦吗!?”

     “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你滚!滚啊!我不想看到你!滚!”

     “蕶,你不要逼我,不然我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这个冥王给的!要滚也是你滚!他现在就在冥林,不想见我就去那里找他啊!”

     “好啊!滚就滚!但是逸,我告诉你,从今往后,我蕶跟你再没有半毛钱关系!以后见面,我们就是敌人!”

     “千万别刚进冥林就迷路了!那种地方,我找到银宫都很难!”

     ……

     “以前那个疼爱我的哥哥就这样变成了大魔王…而银,也就是大哥,取代了他在我心中的重要位置……”

     “那然后呢?”

     她轻轻笑了一下,说道:“然后…”

     ……

     “哥!”我跑过去抱住我哥。

     “蕶?你怎么到这来了?怎么不在冥宫好好呆着?”

     “哥,我也再也不想呆在那了!逸就是个王八蛋!用不正经的手段打赢你!我永远也不想和那种卑鄙小人呆在一个屋檐下!”那时候,是我第一次因为别人哭。

     “好,以后就呆在银宫里,哪也不去…”

     “嗯!”

     ……

     “大哥对我很是照顾,我去找过希,可是她不肯跟我去银宫,我也没办法,就回去了…”

     ……

     “希,你为什么不去!?逸有什么好的?他根本就不配当我们的哥哥!”

     “蕶,你走吧,我不会去的,他现在那么忙,需要有人照顾…”

     “照顾?希,你忘了他为了取得冥王位做出的事吗?”

     “我知道,可不是成功了吗?”

     “成功又怎么样!你知道银所受的苦吗!?”

     “…”

     “好,既然你一意孤行,那我也没办法,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逸他变了…”

     “我当然知道!”

     “是变好了…他会照顾人了,他也许后悔了吧…”

     我自然不会相信,因为眼见为实吗。

     ……

     我走下床,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服,说道:“也许他真的变了吧…”至少他很照顾我。

     “呵!变了?既然变了,你又为什么要跳楼?”

     跳楼?

     我也想让你成为冥后啊,可这是没有办法的啊,而且大帝是不会同意的。

     其实,冥界,就是一座大大的后宫,而冥王,也就是皇上。

     曼珠沙华是不会选错的。

     ……

     我低下了头,应该是无法接受现实吧。

     “其实,有很多的事情,表面看起来很简单,背后却复杂万分!不要以为他的目地是单纯的,对了,你父母入狱的事情,他有告诉你吗?”

     什么!入狱!?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他们有没有做什么错事!怎么会入狱!

     “你在骗我对不对!怎么可能!”

     “我就知道他们有告诉你,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管这些无聊的事!”

     “不会的!不会的!”

     眼泪夺眶而出,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坐在地上痛哭。

     我真的只是逸的工具吗?还是他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

     “雪儿!”

     一个男人闯了进来,是逸,他看到我坐在地上哭,立刻向我跑过来,把我搂在怀了。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那个叫蕶的女人叹了一口气,对逸说道:“她很脆弱,你最好不要在伤害她了,不然,我和银不会放过你,你也别以为你是冥王就很了不起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她前几世所犯下的错,在上一世,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男友和闺蜜的双双背叛,已经够了,也请你对她好一点,不要太过分!”

     这时候,那个银色长发的男人也走进来了,对逸说道:“冥逸,我说了,我已经不想在与你纠缠那些事了,我们已经放下了,你想得到的也都得到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也请你放下吧。你曾近夺走了我和顾洵最宝贵的东西,我现在虽然不能像顾洵那样放下所有并与你成为朋友,但我至少不再追究以前那些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我推开他,自己站了起来,因为我不觉得我需要依靠他才能生存下去,既然他不想管我的事,那我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雪儿…”

     “你滚!”

     很显然,他很意外我会说出这两个字。

     “冥逸,既然你都有别的女人了,还为什么找我?既然你不想管我的事,那又为什么还要来!?还是说,你还想骗我?我不傻!”

     “雪儿,酆灵那边我会解决的,我也没有不管你的事啊!”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装,但是我真的不是傻子!

     “那我父母进监狱的事呢?你还敢说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