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包围?进墓。
    那人听后还在那里傻站着,没有一点动静。眼看蜘蛛就要爬满全身了。

     “蜘蛛有麻痹功能,我的腿被咬了。”那个人身体颤抖地说道。

     这些蜘蛛有很多,它们留下一小部分围攻那个人,大部分朝我爬来,像黑色的波浪。

     我看形势不对,也不管那个人了。转头就向后跑去,这关键时刻,有一只蜘蛛咬了我的腿,咬后就觉得像在腿上打了麻药,被咬的腿根本站不住,那只腿跪在地上,用手和另一只腿支着。

     那只蜘蛛咬完我就直接死了,原来它们放射麻醉后就会死。

     蜘蛛爬地飞快,还没等我反应这么狗血的情况,就已经到了这里。里一层外一层的把我围住,然后警惕的慢慢爬想我,漆黑一片也数不清有多少蜘蛛。

     开始有十几只蜘蛛爬上我的身体,它们知道用毒牙放射麻醉后会死,所以只是用毒牙咬我,被咬的感觉就想用针扎一样。我用刀子不断地挥舞,防止有更多的蜘蛛爬上来。也有少许的用毒牙放射毒素麻醉,身体开始瘫软,渐渐地没有了力气,趴在地上。

     我现在明白了它们的计策,虽然注射毒液后会死,但是只要有少许蜘蛛牺牲,就可以换来麻痹的猎物,慢慢享用。现在这个时代,连蜘蛛都这么聪明了。

     又有无数只蜘蛛爬上我的身体,呼吸变得困难,脸憋得通红,我用尽全身力气打开打火机,不要命地把身上的衣服点燃。

     “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身上的蜘蛛越来越少,火也越来越大。一个奇怪的念头冒了出来,不知道烤熟的蜘蛛好不好吃,只见过贝尔吃过。闻到一股烤肉的味道。火烧肉的灼痛感,使我想打滚,可是因为被麻痹,却不能动。

     有几个人过来灭我身上的火,用铲子铲土,把土洒在火上。最终火灭了,我趴在地上喘着气。

     灭完火那几个人背起我就跑,不只跑了多久,把我往地上一甩。伤口撕开似的疼,被麻痹后疼痛感没有减少,反而愈加强烈。

     “赵老板真牛啊!把自己给点着了。”李国庆竖起大拇指说道。

     此时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飞过,说得好,当时你怎么不去救我。

     他们把我背到了安全的小树林中。我坐在最前面的树前,可以很清楚的看前所便发生的事情,静静地看着前面。那位兄弟倒霉了,应该也就撑不住了。另外几个人去救他了,不过希望不大。

     其余的七个人,都把上衣脱了下来,用打火机点着,向他那里扔去。火到哪里,蜘蛛就会退避。刀疤脸抓住空隙,迅速把那个人背起往后跑。

     刀疤脸跑到了这里,把那个人放到我旁边,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那个人伤的很重,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小孔(蜘蛛咬后留下的),昏迷不醒。

     “还没进去,又多了一名伤员。”我淡淡地说道。

     “呵呵,现在看看我们自己的处境,被蜘蛛包围了。”刀疤脸看着前面说道。

     蜘蛛向我们这个小树林涌来,一层又一层,一个个黑点,多亏我没有密集恐惧症。

     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蜘蛛不敢进墓里,看到那条盗洞就会离很远。

     “我发现蜘蛛不敢进墓,不如我们快速跑过去,爬盗洞,进入墓里。”我说道。

     “也只有这个方法了。”他们老大说道。

     麻痹的效果在不断减少,现在可以颤颤悠悠的站起来了,这样根本就跑不过去。

     “谁背着我?跑不了。”我问道。

     “陆仁佳背着他。”他们老大说道。

     他的名字也是很特别,陆仁佳,路人甲。

     这人四肢健壮,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脯,结实得像钢桩铁柱一般。这是一个粗线条的汉子,浓眉大眼,皮肤黝黑,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站着像一座石塔。

     我们开始朝着盗洞飞奔而去,陆仁佳尽管背着我,跑起来也很快。

     蜘蛛不断地往上爬,有一只蜘蛛爬上我的腿,一顿乱咬。每一次都是揪心的痛。心想别让我抓住你。

     他们几个已经下去了,根本没有等我和陆仁佳。

     陆仁佳想都没想,把我放下,自己爬了进去,我也紧跟其后。腿的麻痹渐渐减少,现在简单的活动不在话下。这时还有些激动和忐忑。

     盗洞一直向下,爬了许久,腿有些麻木。觉得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已经爬到尽头了。这里是墓顶,离地面很远,绑着一根绳子用于下去,陆仁佳沿着绳子下去了。接着是一声安全的落地声。

     我也紧跟其后,手和腿并用,沿着绳子慢慢的下去,上脚碰到了墓砖,就直接跳了下来。

     墓室里很黑,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

     这是一间耳室,长有十米左右,四周放满了陪葬品,金碧辉煌。正前方有一血红色棺椁,好像是李国庆说的那个。

     我走进前去看那棺椁,上面刻有奇怪的花纹,前后有类似狐狸脸的图案,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前面进来的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只有我和陆仁佳。

     现在我明白了,李国庆只进了这个耳室,就逃出来了。但是棺盖是开着的,现在为什么合上了,难道僵尸觉得很冷盖上了?

     我用手电去照那棺椁,棺椁的材质很特别,颜色居然是血红色。花纹总是觉得很眼熟,却不知在哪里见过。

     “陆仁佳过来看看。”我说道。

     说后陆仁佳还是不过来,我拿着手电向后照去,空无一人。陆仁佳在我看棺椁的时候凭空消失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真奇怪,难道有什么隐蔽的机关。

     “陆仁佳,陆仁佳。”我大声地喊了几下。

     墓里的回音真吓人,最后就像鬼叫一般。

     我没有急于找机关,心里非常想打开棺椁,这种欲望不受控制。

     我拿出撬棍和工兵铲,用工兵铲破坏出一颗缺口,撬棍放在缺口上用力撬,棺椁盖有了些移动,打开了。

     里面露出李国庆所说的金丝楠木棺,我用手掐了自己的胳膊,这种欲望才小了些,必须快找机关,不然控制不住会把棺材打开。

     我走到刚刚陆仁佳站的地方,在砖上摸索着,一直到全部摸完,还是没有。我在陆仁佳所在的地方跳了起来,还是没有反应,陆仁佳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后面有一个石块,向在墙上。这墓里放个石块有什么用,难道是机关?

     我把手放在上面,没有用。怎么回事。我仔细回想陆仁佳到底做了什么,把脚放在石块上、坐在石块上,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想着我便鬼使神差地坐在了上面,后面的墙打开一个洞口,没有一丝声音,怪不得我不知道。石块往后仰,把我摔了进去,然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就好像坐滑梯一样,速度很快。我从另一个洞口滑了出来,手电落在地上摔碎了。完了,唯一一个照亮的摔碎了。

     这里是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光亮,心里多开始焦躁不安。

     远处传来声音一直重复这是哪里这句话。

     “是陆仁佳吗?是冷面吗?”我大声问道。

     没有任何反应,还是重复那句话。我心里开始害怕和警惕了。

     声音越来越近,我反手拿刀,保持攻击阵型。

     “到底是人是鬼,出来。”我大声给自己壮胆。

     远处居然笑了起来,笑的声音非常刺耳,我捂住耳朵。疯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