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死亡魔盒
    李国庆、大牛和黄半仙三个人很快就沿着倾斜的墓道找到了放有棺椁的主墓室,三个人心里最奇怪的是这墓里没有机关、暗器,可是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人都来盗这座墓却没有一个人能回来。三个人绝对不会想到主墓室里即将到来的危险。李国庆、大牛和黄半仙进到主墓室里,看到在墓室正中央放着一个血红色的棺椁,特别的是棺椁四周有五个比较小的棺材好像是墓主人的陪葬。大牛看到棺椁就异常兴奋。

     “待会儿有宝贝,你们可不许和我抢。你们说着这血红色棺椁中到底有没有宝贝?打开吗?”大牛说着向墓室正中央走去。

     “打开,既然都来了,肯定有宝贝,不然不会有传说。”李国庆充满自信地说道。

     黄半仙负责检查到底有没有机关,黄半仙把耳朵贴在血红色棺椁上听了片刻。突然一声大叫:“这里面有呼吸声!”。

     “这都多少年了,还有呼吸声,你这老眼昏花的听错了吧。”大牛抖着腿说道。

     “哼,怕鬼不盗墓,盗墓不怕鬼。”李国庆说着和大牛合力去把棺椁打开。

     走进一看,才会发现棺椁的与众不同。在这血红色的棺椁上刻着一张奇怪的狐狸脸,那对透着阴森眼神的狐狸眼,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吸了魂。棺椁四周也都是这种血红的狐狸脸,写着看不懂的文字。这棺椁摸上去有些柔顺,不知道是用什么所做。

     打开棺椁,终于见到那墓主人的棺材。棺材是三十年才长一寸的金丝楠木所做(黄半仙所说),三人齐力打开金丝楠木棺。棺中尸体却突然坐,直把三人吓地后退几步。三人盯了尸体片刻,见尸体没有任何动静,才惊恐地走过去。见尸体后有一木棍支撑,打开棺材便会坐起。

     黄半仙走过去看那具尸体,尸体百年未腐,眼睛居然恐怖的睁着,尸体保持的姿势非常奇怪看上去又好像很痛苦一样,手中间紧紧握着一个盒子放在胸口中间。

     “这具尸体好像还活着。我觉得和它手中的盒子有关,大牛把盒子拿走!”黄半仙对大牛说道。

     大牛听后更加的害怕了,胆战心惊地把尸体手中的盒子拿走。盒子拿走之时,尸体突然伸出手抓住大牛。

     “诈尸啦!救命!”大牛几乎哭着喊道。

     “李国庆快拿出铲子砍那只尸体的手。”黄半仙说道。

     李国庆迅速地从背包里那出铲子,对着尸体的手腕砍了过去。那一铲子仿佛砍在了石头上一样,振地李国庆双手发麻。

     “这尸体太硬了,砍不动。”李国庆焦急地说道。

     “跑,快跑。大牛对不起。”黄半仙说道。

     说着两人迅速从那一堆陪葬品里随手拿了一件,而李国庆便拿的这个盒子。两人甩下大牛便逃了出来。在逃跑里仍然可以听见大牛的救命声和被僵尸撕咬的痛苦声。

     李国庆原以为事情会结束,谁知在那之后黄半仙死了。黄半仙留下一张纸条写着:别打开那个盒子。李国庆以为那个盒子是个魔盒或有诅咒变想赶快把它卖掉。

     “你打开过这个盒子吗?”我好奇的说道。

     “没有,之后这个盒子我都没有碰过。”李国庆说道。

     “我们来谈谈价钱的事吧。一万元钱你看行吗?”我说道

     “一万!这么多,可以可以。”李国庆激动地说道。

     之后,我拿着老板的一万元钱买了了李国庆的盒子同时也上交给了老板。

     我买完心想:既然有这么大的便宜。如果有时间,我就去他们那里收些古董,肯定能赚钱。

     我向他要了村子的地址和手机电话,以便有时间可以去。

     李国庆临走时,我仿佛看到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兴奋和狡猾。不过只是瞬间便消失了。

     老板这几天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拿着李国庆那里收来的盒子便消失了。

     老板在消失将近半个月之后,终于出现了。只不过最反常的是他这次回来什么都没有做,居然先找到了我。

     “赵明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情和你说。”老板面色不安地说道。

     我走进老板古生古色的房间了,老板坐在椅子上,红木的桌子上摆着那个盒子。

     “赵明你在我的古董店里工作了已经工作了很久了,我看你人不错,打算把古董店交给你。还有这个盒子。之后这个古董店就是你的了。”老板把这句话说完深深看了我一眼便匆匆地走了。

     老板走后我就蒙了,傻傻的站在那里,心里出来了很多疑问:这么多人里古董店为什么偏偏给我?盒子也给我时怎么回事?临走时还深深看我一眼有是什么意思?老板对我说的话肯定是假的。

     桌子上不只是有那个盒子,还放了将近十万的钱(我当时不争气的数了一下)。不过这样也好,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还有一个古董店加十万元钱。我什么也没想就先把其余的几个人全部都给炒了鱿鱼。之后打算约我的一个老朋友叙叙旧,顺便让他来帮我管理这个古董店。(这么多年我也练出了一些识别古董真假的能力,暂时还不会倒闭。)

     我乘着出租车来去和我的老朋友约好的地方。一上出租车司机便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坐个出租车都这么奇怪。

     “小伙子我看你从那家古董店里出来,是那里的员工吧?”出租车司机边开车边对我说道。

     “是。怎么了”我随口说道。

     “你知道你们老板被车撞死了吗?”出租车司机叹着气说道。

     “什么?我们老板已经死了?你可不能瞎说。”我激动地说道。我此时不敢相信刚才一个活生生的人已经不在了。

     “这种事情我可不会瞎说,我是在当场看到的。可惨了,据围观的人说你老板手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逃不开诅咒。老诡异了。别人都说你老板心理不正常,是自己跑到车前的。我想问问你,你们老板到底正常不正常?”出租车司机说道。

     “正常的很,快开你的车,别问了。”我说道。此时我已经心乱如麻了,这是跟我玩对联呐?据李国庆所说黄半仙死是,留下一张纸条:别打开盒子。而老板死时,也留下一张纸条:逃不开诅咒。接下来就该我横批了是不是。

     把钱给了那个好说的司机之后,我便走进了和我的老朋友约好的餐馆。

     第一眼望去便可以找到他。一脸严肃的表情在那里摆着(天生的不爱又表情)。

     因为他小时候不爱说话和笑,并且他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做:冷宇,所以我小时候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冷面。我们两个小时候关系很好。冷面不爱说话和交朋友,同龄人都不爱和他玩,只有我特别专爱和这种人玩。之后我们便成了好朋友,直到现在我们也常联系,他在部队犯了错,被轰了回来。正好我这里缺一个可靠的帮手,就找到了他。

     我走过去和冷面来了个兄弟间的拥抱,我们在餐馆里边喝酒边叙旧。我和冷面聊了大约一个小时(都是我说,冷面几乎不说),话题终于进入了正轨。

     “冷面你既然没工作,不如跟着我干吧!”我说道

     “可以。”冷面简单地说道。

     “冷面我和你说件事。”接着我把我的经历和冷面简单地说了一下。

     冷面听完对我说:“走一步是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