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全靠演技
    沈浅浅又找了好久,这才找到韶华的身影,眼见她又要跑不见了,沈浅浅赶紧喊上一声,“韶华!”

     那抹红色身影立刻停了下来,左顾右盼的张望着,不知是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她回过头来,正看对上一脸淡笑的沈浅浅。

     “你是谁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我……压根儿不认识你啊……”

     沈浅浅回想起韶华的一些信息来,微笑道,“你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啊,我是你舅舅村隔壁的,安水村的,你舅舅家前面有棵枣树,以前见过你的。”韶华没什么亲戚,唯一一个舅舅一直在联系,韶华会时不时寄些钱过去。

     韶华一听到这些具有回忆性的东西来,很快就相信了,问道,“不过,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着实记不得你。”

     “我叫沈浅浅,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你啊。”沈浅浅刚刚思前想后了一番,把自己真实身份告诉她不太实际,毕竟现在已经有个华月郡主了啊,万一她说了,只会让她混乱而已。

     韶华也很开心,“我也没想到会遇上熟人啊,对了,你要去哪儿啊。”

     “我……我买些东西就回去,你呢?你现在还待在那什么郡主身边么?”

     韶华指了一下前面的龙云客栈,在沈浅浅耳边轻声道,“我偷偷告诉你啊,这次华月郡主是偷偷跑出来的,一群人都在找她呢,但是郡主要求我们必须隐藏身份住在这龙云客栈里。”

     沈浅浅装的很懵懂的点点头,“哦哦,原来是这样啊。”

     韶华随即勾唇一笑,“我可是把你当成自己人呢。”

     沈浅浅立刻心领神会,赶紧道,“韶华姐姐可是华月郡主身边的人呢,我可要好好抱住大腿,日后的还就要靠韶华姐姐你了……”

     韶华一听,忽然神秘兮兮道,“这话可没错,这不,有个事需要你来做,做好了当然少不了你好处啊,明日午间时在这客栈门前来找我,记清楚了没?”

     沈浅浅心里怀疑,会不会跟刚刚韶华所买之药有关呢,不过她还是佯作激动的点点头,“是是是,我绝对会按时赶到的。”

     “那好,我们就此分开了,不过,你可要记住啊,我刚刚跟你说过的话,你可千万不能告诉给别人啊。”

     沈浅浅点点头,“韶华姐姐你就放心吧,我的嘴……紧着呢,绝对不会告诉给别人的。”

     回去的路上沈浅浅想了很多,这次没能见到那华月郡主,但不打紧,沈浅浅相信,明日肯定会见到她的,到时候,她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弄清呢。

     她这刚到门口,就撞见刘氏身边的婢女了。

     “我说少夫人啊,你怎么现在才回啊,那位在里面发好大的脾气呢……”婢女还抖动了一下肩膀,表示的确很可怕,真的是惹不起啊。

     沈浅浅这才猛地想起来,天啊,她不是应该跟刘氏一起去见爹爹的么,刚刚……她竟然把这事儿就给搞忘了,沈浅浅心里那个郁闷啊,把自个儿脑袋拍了一下,这刘氏可不好惹啊,她猛地想到了什么,忽然把簪子取了下来,次啦一声撕开了自己的衣领。

     那婢女吓得一大跳,“少……少……夫人……你这是?”

     沈浅浅眸光幽深的盯着她,“小香,这件事只有你谁都不许说,就当做没看见,记住了吗?”

     小香点点头,“是……是是!”

     快到刘氏房间门口了,沈浅浅眸光一转,低着开始抽泣起来,一面抽泣一面迈着碎步朝那房间走去。

     刘氏这正一肚子气了,心想着若是沈浅浅到自个儿跟前来了,自个儿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却没想到,她刚一抬头,就见到沈浅浅低着头,一抽一抽的走到她跟前儿来了,望着刘氏道,“嫂……嫂子……”又唯恐被她发现了什么,赶紧把头给低了下来。

     刘氏愣了一下,那气憋了下去,疑惑的问道,“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就不停哭上了呢?”

     沈浅浅低着头就是不说话,刘氏从位子上下来,把沈浅浅一拉,瞥到沈浅浅那乱糟糟的头发,还有衣领被撕扯开的模样,瞬间心里一惊,“你别哭啊,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啊?”

     沈浅浅带着哭腔缓缓道,“嫂子,本来我……我是打算回来拿东西的,谁知道……谁知道在半路上遇上歹人了,他硬是要抢我的钱,我说了没有他还不依不饶的,于是……我就跟他撕扯了一番,若不是冲出来个人救我,我……我不知还回不回得来了呢……”

     刘氏怔了一下,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事来,“浅浅啊,以后出门可要小心了,得亏有人出来救你啊。”

     “嗯嗯……”沈浅浅已经停止哭泣了,跟着点点头。

     “好了,你下去休息休息吧。”

     沈浅浅可没那么容易就被打发走呢,“嫂子,可是看我爹的事……”

     “下次吧,等下次我有时间再带你过去看。”

     “是,那就多谢嫂子了。”

     等到沈浅浅离开后,屋内进来一个老婆子,她是服侍刘氏身边的老人了,于嬷嬷,她眼睛一眯,“夫人就这么相信她的话啊,要我说啊,可能没那么简单……”

     刘氏呵呵一笑,“就她,还妄想骗我,于嬷嬷,我跟你说,现在她就像是我手掌心里的一只蚂蚁,我捏死她,易如反掌,但是,她若是听听话话的待在我身边,我自然是不会去动她的。”

     于嬷嬷点点头,“是,夫人说的是。”

     回到房间的沈浅浅,立刻改掉了可怜兮兮的模样,把衣裳一换,头发一丝不苟的扎了起来,对着镜子勾起一抹笑来,心里默默想着,这个华月郡主,我马上就要见面了啊。

     翌日,牛牛一大早就来找沈浅浅,“快,浅浅,浅浅……看我找到什么宝贝了,浅浅……”牛牛冲了进来,双手还跟宝贝一样捧着呢。

     沈浅浅正打算出门呢,她眼珠子一转,蹲下身来对着牛牛道,“牛牛,帮我个忙,待会儿……”神秘兮兮的说了一段。

     “记住了吗?”

     牛牛眼睛一亮,点点头,“嗯,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