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激战
    “叮!”

     两把残剑相撞,同时发出了哀鸣。

     牧文尊者成功挡住了江克的疯狂攻势,却被巨大的力量推出去好几丈远。

     “你这种人剑合一的攻击方式,若是对上一群人可谓杀伤力巨大,可是却用来对付我。出去别说是我交出来的徒弟,丢人。”

     被强行阻挡下来的江克不发一言,把手中残剑一扔,赤手空拳又冲了上来。

     此时的江克对于牧文尊者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江宁王府的首席供奉——杜月,为人凶残,嗜财如命,有“贪狼”之称。凭着一把明月刀,挑战天下众多有名强者却仅有一败。江克也是趁着杜月外出才顺利灭掉江宁王满门。却被回返的杜月追杀千里,数次命悬一线。最后被杜月逼入绝境的江克拼死一搏激发狂暴状态,只一剑就将杜月枭首。

     现在江克已经掌握了狂暴状态,但是也不能长时间处于这种状态。狂暴的内力无时不在破坏着江克的经脉,犹如万千只蚂蚁在自己体内啃噬。时间一长,江克定然经脉寸断,成为废人。好在二十年的紫阳决将自己的经脉温养的比较坚韧,才不至于暴体而亡。

     牧文尊者见江克又冲了过来,也扔了手中断剑,迎向江克。

     江克的残剑在离手的一瞬间就变成了碎粉,而牧文尊者的断剑也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碎成了渣。原来刚才那一击已经彻底破坏了两把剑的剑体结构,只是在二人手中有内力加持才能维持形状。

     二人的身影很快碰撞在一起,江克右拳直取牧文尊者胸膛,牧文尊者不闪不避,右手去抓住江克右腕,用力扭转,同时身子侧转,左肘撞向江克右肋,却是一招后发制人。江克提起右膝挡住牧文尊者的左肘,同时以牧文尊者的左肘为支点,顺着牧文尊者扭转自己右腕的力量挥出左手攻向牧文尊者的太阳穴。

     这一拳势大力沉,又附带着江克那极为暴戾的魅力,普通人若是被击中了,脑袋估计会直接被打爆,纵使牧文尊者自诩皮糙肉厚,也不愿挨这一拳。不得已牧文尊者放开江克的右腕,后退一步避开了江克的重拳。

     两道身影分开之后又很快再次撞到一起,拳影交错,两个人的手脚膝肘全都成为攻击武器。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要将对方撕成碎片。

     “嘭!”

     一声巨大的闷响。

     其中一道身影倒射出去,直接撞断了一棵大树。另一道身影也晃晃悠悠的倒了下去。

     “两败俱伤吗?”江克知道对方中了自己这一拳不死也得残,那是就算是一块大石头也能打碎的力量。本来还想乘胜追击,但是因为一刹那心绪的波动泻了气,身体就支撑不住了。

     “咳咳,真是的,差一点就死了呀。”

     随着声音的传来,江克看到牧文尊者的身影一点点站了起来。

     “你怎么样啊?不会吧自己玩死了吧?”牧文尊者依旧是吊儿郎当的语气。

     随着牧文尊者一步步靠近,江克清楚的看到他的狼狈样子。原本一身飘逸长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长发也乱蓬蓬的,鲜血从头顶流下覆盖住左半边脸颊。最关键的是他的左臂无力的垂下,左肩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很明显,牧文尊者这条手臂算是废了。

     牧文尊者在江克面前站定,阳光下的影子将江克笼罩,看着趴在地上的江克:“怎么?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吗?”

     江克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养育了自己二十年的男人,教给了自己一身本领的师尊,也是二十年前灭了自己满门的仇人。

     “这就是我们之间羁绊的终结吗?”江克的眸光黯淡了下来。

     “杀了我吧,我输了。”

     “这就放弃抵抗了,”牧文尊者看着江克低下的头颅,转瞬间又歇斯底里起来,“我可是杀了你全家呢!杀了你爷爷!杀了你父亲!杀了你母亲!你就这样在你的仇人面前说:‘杀了我吧,我输了’。你可真是够孝顺的!”

     江克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抬起你的头!看着我的眼睛!”

     江克抬起了头,看着牧文尊者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是江克以前从未见到过得凛冽。

     “啪啪啪”

     “真是一场好戏啊!”

     从森林的另一方向走出一群人,很快就将空地团团围住。在人群中走出一个约有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龙行虎步,一身黑色绸袍也不能掩盖他身上虬结的肌肉。

     “牧文尊者,我记得当初你把他带回来的时候就提醒过你小心背叛。你还不以为然,事实证明我是对的。”黑袍男子开口道。

     “明王,你错了,他没有背叛我。”牧文尊者看着江克说道。

     “这还不是背叛吗?看看你身上的伤,他可是真的要杀你。”

     “背叛的前提是忠诚,他从未忠诚于我,又何来背叛一说。”牧文尊者片头看向明王,继续说道,“况且我从未要求过他的忠诚。”

     听到牧文尊者这句话,江克死死的盯着牧文尊者的脸。

     “不要废话了,快动手吧!杀了这个叛徒。”明王不耐烦的催促道。

     牧文食指轻抚额头:“谁说我要杀他了?”

     “那我就替你解决。暗星违反教规,擅杀雇主,又背叛师门,妄图弑师。死罪!地星,行刑。”

     明王右侧一个手持开山斧的大汉走出来,就要上前。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他。嘶”

     牧文尊者伸了一个懒腰,结果牵动了伤口,倒吸了一口冷气。

     地星闻言止步,回头看向明王。

     明王脸色阴沉:“牧文,就算你是尊者,也不能包庇违反教规的叛徒。”

     “教什么规啊,白莲早已经不是当初的白莲教了,还教规,你傻了吧。”牧文尊者语气轻佻,看向明王的眼神像是看白痴一样。

     “那我只好连你一起杀了以维护教规的神圣。”

     “你本来就没打算放过我,还一副大义灭亲的语气。做了****还要立牌坊。”

     明王听了这话却并没有发火,本来阴沉的脸色也变成了面无表情:“暗星江克,擅杀雇主,违反教规,妄图弑师死罪;尊者牧文,蔑视教规,包庇叛徒,死罪。白莲众,杀暗星江克,升十八星,杀尊者牧文,升尊者,可修习紫阳决。”

     明王一声令下,除了明王身边的天地二星,周围所有人都冲向了空地上的牧文尊者和江克。这么多人冲了过去却没有发出太大声响,他们全都是刺客杀手。

     “看着。”

     丢下这么一句话,牧文尊者朝着最近的一个人发起冲刺。江克感觉到牧文尊者的气息瞬间变得狂暴,一如之前的自己。

     这是一个行者,善使一柄鬼头刀。看着牧文尊者冲向自己,他举刀就砍。

     牧文尊者也不闪避,右手对着鬼头刀的刀身就是一掌,连刀带人直接拍飞,鬼头刀行者又撞飞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人。牧文尊者看也不看,直接就奔向下一个目标。还是一掌,又是清空一片。

     就在牧文尊者与众行者交战时,一个瘦小身影,紧贴地面冲向倒在地上的江克。

     鬼星王英,最擅速度和隐匿,一击不中远遁千里,是一个真正的刺客。他想趁着牧文尊者与别人交战无暇他顾的时候先干掉江克。

     江克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迅速接近,自己却还不能动弹。

     “嗖!”

     “嗵!”

     鬼星王英直接被牧文尊者一脚踏碎了脑袋,红白四溅。

     看着本来已经半废的牧文尊者大杀四方,甚至越战越勇,明王的杀意越发强烈。这种人物留在白莲,必然威胁自己的地位。现在更是撕破了脸面,你那就就必须拼个你死我活。

     “你们也上。”

     天地二星得到命令后,直接奔向战场中央。江克在那里,随着众人压上,牧文尊者为了守护江克也不得不采取防御姿态。

     天星去与牧文尊者缠斗,地星对着江克就是一斧子砍下,大辟!

     就在开山斧要砸落在江克面门上的时候,牧文尊者回身一脚将其踢飞。地星没有了斧子就用拳头砸向江克。

     一道剑光闪过,地星被斩为两段,脏器散落满地,还有一节肠子掉在江克脸上。只见天星也已经被一剑枭首,手中的宝剑不止何时已被牧文尊者夺走。

     剑光连续闪现,带起一蓬蓬血雨。

     片刻功夫,整片空地只有趴在地上的江克,未曾出手的明王,和牧文尊者还是完人。余者,皆为残骸,无一全尸。

     整片土地被染为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