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师徒相残
    最近一个月,江湖风声鹤唳,只因江宁王府上下三百二十三口被人一夜之间全部被人杀死,无论老幼,据说都是一剑封喉。

     朝廷震怒,缇骑四出,据传皇帝已经下令要在三个月内将凶手捉拿归案,江南地区已经有多名用剑高手被捉回刑部大牢审问。

     世人难以深入的邙山,多少神鬼故事的起源之地,深处藏有一座山谷。谷内有林,草木繁盛,郁郁葱葱,百花缭乱,争奇斗艳。然景色虽绝美,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时隔一个月,江克又回来了这个谷中。身上被江宁王府护卫高手留下的伤势已经基本调养好了。

     每次完成任务回到这个地方,都会让江克感觉到深深的厌恶,明明这山谷草木这么繁荣,却连一声鸟鸣都听不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数百个像江克前方大树上蹲着的杀手一样的暗哨们。他们大多是组织里比较低级的杀手。凡靠近山谷百丈内的飞禽走兽全部灭杀,这是他们的试炼任务。这个任务既锻炼的低层的杀手,又能有效保证组织的神秘性,还提供了大量食物来源,可谓一举多得。

     一片方圆三十丈米的空地,两间茅草屋。远离组织的村落,这里就是江克和他师尊的住所,平日只有江克和他师尊牧文尊者,其他人若无要事都不许靠近。

     “师尊,我回来了。”江克背负长剑站在空地边缘就向着其中一个茅草屋躬身行礼。

     “你没有杀魏武西?”屋内人这句话虽是问句,语气却极为坚定。

     “是。”

     “你杀了江宁王?”

     “是。”

     屋内传来细碎的身影,一个身影从阴暗中一点点暴露在阳光下。这是一个双鬓微白,长发披肩的中年男子,左手中提着一把长剑。他就是江克的师尊,白莲的牧文尊者,地位仅次于明王的人。

     “其实你应该杀了魏武西的,不过无所谓了,你既然已经现在这里了那就出手吧,”牧文尊者看着江克说道,“其实我已经等这一天也很久了。”

     “为什么?”江克直起身子,似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

     “赢了我就告诉你呀。”牧文尊者脸上漾起一抹微笑,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他的职业是杀手,气质像书生,说话语气更像一个痞子。

     “赢了,你就没机会说话了。”江克死死的盯着牧文尊者。

     “嗯...我想想啊。”牧文尊者搓搓自己的下巴,似乎在酝酿腹稿。

     “许多年前吧,一个朝廷官员因为卷入皇室斗争,导致几乎满门被灭,唯有这名官员的小儿子因为当晚寄宿好友家中幸免于难。后来这个小儿子机缘巧合拜了白莲的尊者为师,苦练杀人术,终于把曾经杀害他家人的凶手一个一个找了出来报仇。大概就是这样。”

     江克看着牧文尊者,眼神闪烁着疑问的光芒。

     “这是我的故事。是不是觉得我们有些相似?现在你明白了吗?师徒相残是我们这一脉的传统啊!”

     “你杀了你师尊?”

     “那倒没有,我给你说过我师尊也就是你师祖是任务失败被杀的,不关我的事。我是说这个传统可以从我开始,由你结束。你不觉得这样的背景给符合你的人生设定吗?”

     江克微微摇摇头,对于牧文尊者的话并不认同。自己这师尊时常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有些想法甚至很天真得可笑。但是事实是这个气质儒雅,相貌堂堂,脑袋时而抽筋的男人是顶级暗杀组织白莲的二号人物,也是杀死自己一家四十五口的大仇人。

     “想想我们的组织叫白莲,那你以后不如就叫红莲吧,复仇的红莲。那个‘暗星’的代号实在太没有内涵了。”牧文尊者又提出了奇怪的想法。

     “红莲吗?”江克眼睛依旧盯着前方的牧文尊者,心中暗暗思考这个称号的含义。

     “来吧,杀了我吧,你先来到我这里不就是等不及要给你家人报仇了吗。不过,”牧文尊者缓缓拔出长剑,“你要是杀不了我的话,你就死吧。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江克取下背上的剑,一个甩手将剑鞘直接插入十丈外一颗粗壮大树的树干上。

     牧文尊者看到直接插入树干一半有余的剑鞘,脸上的微笑又浓郁了一分:虽然早就知道这小子在隐藏实力,却没有想到他隐藏了这么多,还真是惊喜啊。不过你的实力越高,我就越高兴啊,徒弟!

     “请师尊赐教!”

     牧文尊者也不废话,一个突进举剑直刺江克的面门。这一剑似乎超越了空间界限,前一秒牧文尊者迈步,下一秒剑尖就出现在江克面前不到一尺处,好在江克在牧文尊者出手的同时就飞身后撤,否则这一剑足以贯穿江克的头颅。绕是如此,江克依然感觉面颊被锋利的剑气刺的生疼。

     这一撤就是十丈,一退一追,二者就进了树林,江克感受到身后不远就是一颗大树,而牧文尊者的剑扔紧追不舍。右手挥剑,江克没有去格挡,而是直接划向牧文尊者的手腕,要强行逼他变招。

     牧文尊者见状直接停下,又动瞬间转静,避过江克的剑后脚下再次发力,整个人仿佛被剑带着向江克爆射而去。江克在后背撞上大树前定了下来,再看向爆射而来的牧文尊者,提剑迎了上去。

     “叮”,二者的剑尖碰撞在一起,牧文尊者的来势也被这一剑止住。二人之间激荡的气流形成一阵狂风将四周树木吹的飒飒做响,树冠摇摆不止,树叶漫天飞舞。

     在剑尖碰撞的同时,二人借力撤回,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向对方刺出,速度之快常人肉眼难见,飞舞的树叶在一丈之外就被激荡的气流切碎卷走。

     一瞬之间,二人已经过了数十招,攻守多次转换,都没有占到便宜,江克心中默默盘算,猛然间又将攻速提高三成,要打牧文尊者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想牧文尊者面不改色就接了下来,甚至反手把江克又压制住了。

     高强度的攻击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最终因江克手中长剑不如牧文尊者手中宝剑,被斩为三段。江克身形暴退,然而牧文尊者已经当头一剑斩下。关键时刻,江克举起手中握着的残剑抵挡。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去死吧。”

     长剑斩落,手中并没有传来切入肉体的感觉。

     只见江克手中残剑延伸出二尺青芒,这青芒微微闪烁之间竟然把销金裂石的宝剑都切断了。

     牧文尊者身形闪烁,直接后撤数十丈,回到了空地中央。江克没有乘胜追击,缓缓走出树林,同时暗自调理内息。

     “跟我战斗还敢留一手,看来我之前教你的东西都喂狗了啊。”牧文尊者看看江克手中的两尺青芒,“连剑芒都能凝炼出来两尺了,九重紫阳决应该修到第八层了吧?”

     “第七层。”江克如实回答,撒谎也没有什么意义。

     “啧啧啧,不愧是我看中的天才,第七层就能凝出两尺还有余的剑芒了。我修到第八层也不过是一尺八而已。”牧文尊者摇摇头,手中的断剑竟然也延伸出一道剑芒,虽只有一尺八但是却犹如实质而且是淡紫色的。

     江克看到到牧文尊者手中紫剑眼神微微凝滞,九重紫阳决是他们这一脉的传承功法,据说修成九重就能白日飞升,但是历代记载中最高的也只是修成第六重,而且只是寥寥几个人。不过只要是修成了第六重的无不是当时的江湖巨擘。自己也是不久前才修成第七层的,所以才敢回来与这里做个了结。自己这师尊竟然修成了第八层,开玩笑的吧。

     看到江克的反应,虽是好机会牧文尊者却没有出手。

     “心性还需要磨练啊,作为一个杀手,一个无关的念头都可能让你死亡,而你竟然在面对你的对手时动摇了心智,足够你死十几次了。”

     “功法深些并不能说明什么,战斗就是速度,力量和技巧的结合,功法高,也顶多是速度比你快点,力气比你大点而已,这些东西好好锻炼身体也能加强。至于技巧,我们都是从实战中磨炼的杀人术。”

     江克此时内心杂念丛生:力气大点儿,速度快点儿?那是一点儿吗?到了这个层次,一点差距足够死上一百次了。自己之前都隐藏了那么多实力了,只等这一刻血债血偿,却没想到自己这师尊隐藏的更深。

     江克深吸一口气,都走到这一步了,退缩只有死路一条。举剑在胸前,挽出一朵莲花。《莲歌》,白莲的顶级剑技。

     “华而不实。”

     明明是白莲的顶级秘籍,却被牧文尊者给出这么一个评价。不过他确实有这个资格,因为他现在的功力已经碾压历代白莲的高手了,若无意外也是当世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