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终结与开始
    “怎么可能!”

     纵使明王自诩经历过各种见识过各种风浪,也从未像现在这样震惊过。几百个人不到一刻钟时间被全灭,其中还不乏一流高手,十八星众更是实力超群,没有人能逃掉。就算是自己在这样的阵容面前也只能逃跑,牧文尊者却将他们全灭了。

     毕竟是明王,短暂的震惊之后就反应过来。

     “现在可不是震惊的时候,这种人必须死。他之前就受了重伤,又强行将这么多人击杀,内力必然空虚。”

     “咚!”

     明王一脚踏向地面,在地上留下一个坑洞,身体瞬间跨越十多丈的距离冲向了牧文尊者,他右臂的肌肉猛然膨胀了一拳,右手握拳,蓄势待发。此时牧文尊者刚刚放过大招,正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虚弱间期。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

     面对来势汹汹的明王,牧文尊者最好的选择就是避开。出招只用八分力是每一个师父在徒弟入门时都会提到的。虽然用的力越多,招式的势就越足,威力也越大,但是相应的变招也会变得困难。甚至像江克和牧文尊者用的人剑合一的招式都是在剑势削弱之后才能借助障碍物改变攻击方向,而且这种攻击方向的改变还是极难控制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江克的人剑合一没能给牧文尊者造成伤害。

     现在明王这一招就类似于人剑合一,虽然有偷袭的嫌疑,但是他的势确是堂堂正正,大气磅礴。

     牧文尊者感觉得到明王这一招打到自己这个位置的时候正是力与势完美交融的时候,方圆一丈都在他这一招的攻击范围内。

     “不能躲,截击他。”

     牧文尊者又是一招人剑合一,看上去就像是宝剑带着人飞了出去一样,人和剑成一条直线与离地二尺与地面平行。

     “明王撼山拳!”

     明王身体陡然一沉,拳头砸向了前方的地面,地上出现了一个二尺直径的大坑,飞溅的泥土全部扑向牧文尊者。

     明王原本就没打算硬拼,毕竟他不清楚牧文尊者还剩余多少力量,这一拳牧文尊者若是躲开,那么明王就会一拳把后面的江克砸成肉泥。牧文尊者若是为了护住江克站在那里硬结,那么明王有把握瞬间爆发出全部力量,将两个人都砸成肉泥。然而牧文尊者并没有选择这两种方式种的任何一个。

     “做出来最危险也是最正确的选择啊,该说不愧是牧文尊者吗?不过……”

     明王一拳轰向地面,也止住了自己的去势,身体收缩成一团。牧文尊者对这些泥土不避不挡,强行冲破。

     牧文尊者冲破泥土形成幕遮,却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明王的身影。一股冷气从心窝而起,瞬间湍过四肢,全身寒毛炸起。

     “下面。”

     眼睛来不及看,手中有着内力加持的宝剑就挥向自己身下。

     趴在不远处的江克清楚的看到紧贴地面缩成一团的明王猛然弹起,直戳向牧文尊者的胸腹部。

     长剑与拳头都攻向对方的要害,任何一个先碰到对方,都会结束这场战斗,这是在场的三个人的共识。

     “叮!”

     牧文尊者的剑被明王用左手迟缓了攻势。然而,纵然是《不动明王决》修炼出来的坚如钢铁的身体也仅仅能迟滞一下这把剑,明王左手被齐刷刷的切断。长剑继续向明王的头颅接近。

     “噗!”

     一声闷响,牧文尊者的身体像沙袋一样被明王一拳打飞出去,长剑也脱手而出。

     牧文尊者撞到江克左后方一棵大树后停住,身体缓缓滑落在地。

     明王也不急着追击,先是在点了自己肩膀的几个穴位,减缓自己左手出血,然后才向牧文尊者掉落的地方走了过去。

     江克还可以看到,明王左手切断处的肌肉一缩一缩的,很快就不流血了。

     “《不动明王决》吗?竟然能让修炼者对自己的身体掌控到这种程度。”

     “我差点忘了,还有一个人呢。”明王眼角余光扫到江克,改变了前进方向,向江克走了过来,“也是一个天才呢,不过,你还是去死吧。”

     “不要悲伤,毕竟你又活了二十年了,很值了!”

     “当初,他把你带回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了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是会让他后悔的决定,可以当时我还不是明王,而他不知如何说服了上一代明王,这才让你留下来的。这一留就是二十年。”

     “本来你老老实实待着多好,他却非要教你一身本事,还让你出任务。现在出问题了吧!”

     “不过既然我是你这个麻烦二十年来的见证者,那我也有义务来终结你。”

     说着,明王抬起右脚用力踏向江克的头颅。

     “等一下!”

     远处传来牧文尊者虚弱的声音,却并不能阻止这一脚。

     “嗖!”

     江克暴起,一道黑光闪过,明王来不及反应肚子就被剖开了,脏器哗哗流出体外。

     “嘭!”

     明王踢出暴怒的一脚,将江克踢的翻滚出三丈之外。然后捂着肚子跪伏在地上,慌忙地用双手去抓流在地上的脏器和肠子。

     “你做了什么!”

     翻滚出去的江克看着慌乱的明王抓着肠子往自己肚子里面塞,一脸不屑。自己这一击可不是仅仅剖开了他的腹壁,更是斩伤了他的内脏,将肠子斩为数段甚至十多段。他已经正在死去。

     发现自己的做法徒劳无功的明王再次暴怒地咆哮道:“你做了什么!我可是明王!”

     “你,做了,什么……”

     正在死去的明王和刚才的明王完全是两个人。纵然明王之前就有表现出胜则死的狠劲,但是真正面临死亡时,他还是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像是无边的黑夜将他的感知吞没。

     “反派往往死于话多。”这是牧文尊者经常提起的。

     不知过了多久,江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江克趴在地上的时候一直在努力提炼内力,修复经脉,幸亏有牧文尊者保护着,他才能有刚才暴起的力量。但还是被明王临死前一脚踹在右胸,至少有五根肋骨断掉,好在断掉的肋骨没有插入脏器中,只要找个地方接接骨头修养几天就好了。

     江克缓步向着牧文尊者之前掉落的方向走过去。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眼前的牧文尊者已经不是狼狈能形容的了。衣服碎的不成样子,头发凌乱,浑身肮脏,左肩血肉模糊,还有森森的白骨茬子在外面露着。最重要的是他的胸骨已经完全凹陷下去,呼吸时胸部起伏极为微弱。

     “我可是终极大反派,哪里有那么容易死?”牧文尊者努力扯动嘴角,想做出一副淡然的样子。

     “是吗?”

     江克面无表情的看着牧文尊者。

     “你手里拿的是留殇吧?”

     江克伸出自己的右手,掌中静静躺着一把约有三寸长的通体黑色的匕首,像是一把微缩版的剑,在阳光下竟然也不反光。这是江克十八岁那年牧文尊者送的生日礼物,当时牧文尊者还煮了长寿面。其实当时江克的生日早就过去了,那天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他根本就没有告诉过牧文尊者他的生日是哪天。在江克眼里,生日就是要和家人一起过。

     “用它杀了我吧,”牧文尊者看着江克说道,“这是我一个小小的请求。”

     黑光闪烁。

     牧文简单包扎后就要离开这个地方,这么大的血腥味,肯定召开众多野兽。现在是白天,又有之前的威慑力在,野兽还不敢进山谷。一旦到了夜晚,这里必然会有万兽争食。

     虽然还有几个因为出任务而逃过劫难的漏网之鱼,但是白莲真的覆灭在自己手里。一个流传千年的教派就此成为历史尘埃。

     江克望向北方,自己的复仇之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