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横生枝节
    第二天早晨,江克起的并不早,快到冬天了,夜变长了。在后院客房里修炼一夜并不是很舒服。别人家的功法都是打坐运功代替睡觉,一个晚上过去神清气爽,自己家的《紫阳决》怎么说也是顶级功法,怎么打了一晚上坐却是又困又累。简单洗漱完,江克就准备去大堂用餐,顺便探听一下看看有没有对自己有用的消息。到了大堂发现人还不少,就上二楼,寻了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

     江克在白莲算是一个杀手,可是却没有一点杀手的样子,凡事随性而为,不计后果。甚至有一次还特意通知对方召集人手,那人直接叫了一支百人军队过来,最后江克虽然杀了目标,自己也重伤垂死。

     牧文尊者为此还教训过他:“刺客就是为了目标无所不用极其的,一旦失败远遁千里。你这样显的很业余,也让我丢人。”

     “我们本来就不是刺客,我们是杀手,应该用实力碾压一切。而且我本来就是业余的。”当时十五岁的江克反驳道。

     “都差不多,刺客杀手,干掉目标就好。实力碾压也是一种方法,只要别玩脱了就行。至于是不是业余的,要干一行爱一行嘛。”

     早餐是青菜、馒头和稀饭,江克一点一点的往嘴里送,纵然邻桌的漂亮小姑娘一直盯着他看,也没能使他进餐的节奏改变。

     小姑娘穿一身白裙子,袖口各有一枚凤形图案,头上扎着两个羊角辫,看起来有七八岁的样子,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江克,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和她在一起的是两个也是穿着相同制式白裙子的姑娘。其中一个戴着青玉发簪,另一个则戴着木质发簪,二女长得都颇为标致。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边放着长剑。

     江克瞥了她们一眼,认出这是观凤阁的人,袖口的凤形图案是观凤的标志。

     那个戴着青玉发簪的姑娘看到可爱小姑娘的样子柔声说道:“紫欣,你怎么能盯着别人看呢,这样没有礼貌。”

     “子毓师姐,那个哥哥的内力好深厚啊!”那个被叫做紫欣的小女孩惊奇地说道,声音带着孩子独有的纯真。

     “是吗?”李子毓惊讶的看了一眼江克,只见江克仍然在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丝毫看不出来高手的样子。

     “那你也不应该盯着别人一直看吧?”戴着木质发簪的姑娘说道,“饭都不吃了。”

     紫欣嘟嘴道:“我想吃何师叔做的鱼羹了。”

     ……

     从她们谈话,江克知道了她们是要去云京城八卦教,具体去做什么不得而知。

     江湖门派互相难免有往来。观凤阁和八卦教又同属道教流派,关系自然更是亲近一些。不过八卦教在龙州云京城,位于武朝中央,观凤阁在东边胶州,中间还隔着江州,二者相距数千里。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三个穿着官服的人走了上来,领头是一二十多岁青年人,穿着黑绸衣服,胸前画着一只黄色的大雁,手下提着一把样式古朴的长剑,剑鞘是圆形的。他身后跟着的是两个挎刀的魁梧士兵。

     提剑青年扫视一圈,朗声道:“本官乃雁翎卫尉官白泉野,收到线报,前来捉拿昨天混入城的白狼山盗匪,无关人士请自行下楼,以免我误伤无辜。”

     楼上众人听到白泉野的话,反应各不相同,但是大多数人都乖乖下楼去了,三个白衣女子走到白泉野面前,头戴青玉发簪的李子毓超白泉野施了一礼,道:“观凤楼李子毓见过大人。”

     “原来是观凤楼的仙子,白泉野有礼了,仙子有何事?”

     “子毓途经本城就听说了附近白狼山盗匪凶名,希望能够帮白大人捉拿盗匪,惩奸除恶。”

     “好,还请三位仙子稍待,看我捉拿匪徒。”白泉野自信一个人就能捉住匪徒,不过既然人家说要帮忙,他也没理由拂了别人脸面。

     楼上只剩下两桌人,一桌坐着江克,一桌坐着一高一矮,一壮一瘦两个男人。江克之前上楼时并没有特别关注过这两个人,毕竟连内力都没有的人在他看来没有一点威胁力。

     江克这时刚好吃完饭,也就准备下楼。官府捉拿盗匪,自己虽然不怕,但是也没必要掺和进去,一会儿还要去魏府,也没有时间掺和。

     江克走到楼梯口时,白泉野看了一眼江克手中的剑,道:“还请阁下稍待。”

     江克脚步一顿,虽然不知道这个官差叫住自己要干什么,但是本着尽量不招惹事端的想法,江克还是驻足了。诸女也投来疑惑的目光,模样俊秀的江克难道会是凶残的白狼盗匪?

     就在这时另一桌两个男子突然一左一右分头冲向两边的窗子,看样子是准备跳窗逃跑。

     白泉野头也不回地向身后两士兵吩咐一句:“看着这个人!”

     “嘭”

     只见白泉野直接用脚勾起身边的一个板凳,然后将其踢向左边的高壮男子。这板凳可不是什么小板凳,而是有近丈长的长条凳,又是柳木做的,少说也有二三十斤重,白泉野竟然轻轻一勾脚就将它提了起来。

     江克目光一凝。“这种实力在雁翎卫应该也属于高层了,怎么会跑到这里捉拿小山贼?”

     在江克还疑惑的时候,白泉野已经将长条凳踢出去的同时飞身扑向另一边的矮瘦男子。那矮瘦男子还眼看就到窗前了,肩上却一股大力,将其压倒在地。白泉野还在鞘中的长剑已经搭在他的左肩。

     “再跑一步试试。”

     另一边那个高壮男子也被飞出的长凳砸中背部,“噗”得喷出一大口鲜血,踉跄地倒在地上。身体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形状,很明显是被砸断了脊柱。

     那个叫李子毓的观凤阁弟子急忙将紫欣小姑娘揽入怀中,另一个女子也是偏过头,脸上流露出不忍的神色。

     把两个盗匪交给手下,白泉野看向江克:“阁下也跟我去衙门走一趟吧。”

     听到白泉野的话,观凤阁两女看向江克的目光多了一丝警惕。

     “哦?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为阁下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