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灵鹿与杀人者
    “真是可惜了,这位江兄弟如果加入雁翎卫该多好。我找个时间再去问问他。”大厅里,焦化叹息道。

     “问什么?”莫星辰问道,眼睛却盯着折扇。

     “问他愿不愿意加入雁翎卫?”焦化理所当然道,显然今天江克的表现让他很欣赏。

     莫星辰看向焦化:“他为什么要加入雁翎卫啊?”

     焦化一愣:“因为……因为雁翎卫有权利惩奸除恶……”说着说着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那是你。你是因为这个才加入雁翎卫的,我也有这方面原因。江克呢?他会为了这个加入吗?他不会。雁翎卫有什么能吸引他?权利?是有权利,但在很多江湖人眼中更多的是桎梏,他有什么理由来用自由换取权利?如果有,那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要弄清楚他的理由是什么?”

     “侠义之心和荣耀?不要幻想了,虽然他是救了信远镖局的人,但是单看他的战斗方式就知道他不是追逐这两样东西的人。虽然排出来了收尸的人还没有回来,但是从镖师们和从现场回来记录人员的描述来看,这个人很残暴,而且漠视生命。这样的人,你刚让他进来吗?”

     焦化听了,不服气地双眼一瞪:“那你今天不也对他三番两次进行招揽?!”

     莫星辰摇摇头:“那是我在试探他,可惜他没有答应,现在我们更应该防备他了。”

     “我怎么糊涂了?你不是说试探他吗?为什么你好像希望他加入咱们雁翎卫的样子?有为什么说现在更要防备他了?真是绕来绕去,都把我绕晕了!”焦化气结,他平时总认为莫星辰是仗着聪慧耍他玩。

     莫星辰耐心解释道:“这江克今天见到那么三四箱白花花的银子,眼神却没有丝毫波动,这说明什么?”

     不等焦化回答,他又接着说道:“也许是见得多了,也许是他不在意这些,也许是其他原因,总之这个人并不需要这三千六百两。”

     焦化皱眉:“你这样是不是太武断了?这可是三千六百两白银啊。”

     “武断吗?”莫星辰没有就这一点进行解释,而是接着说,“不需要为什么还要来领呢?当然是告诉我们有这么一个叫江克的高手进京了,来的路上还顺便救了几个人,宰了个嘲风,而且他还和当朝兵部尚书关系非同寻常。”

     “你的意思是他在挑衅我们雁翎卫?”焦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不,不是挑衅,而是告诉我们这件事,因为我们肯定会知道这些事,也肯定会去调查,所以他就直接找上来了。”

     “而且他知道了龙图的强大,他不但没有漏出一丝怯意,更是生出一股战意……”

     “战意?!”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副指挥使田七陌走了进来。

     莫星辰和焦化向他行礼。

     莫星辰接着说道:“正是战意。我告知了他龙图的强大和狠辣,他既没有惊讶,也没有害怕,而是表示如果龙图敢来就和我们联手灭掉对方。口气大的惊人。”

     田七陌挑眉:“哦?似乎有些胆色。”

     “呃,不对吧,不是你说的要让龙图有来无回吗?他只是说会拖到雁翎卫到来。”焦化插嘴道,他明明记得清楚。

     “是,他是说拖到雁翎卫到来,可是雁翎卫什么时候会到?这是京城,一旦出事雁翎卫肯定会立刻出动,可是万一被对手伏兵牵制住呢?能拖到雁翎卫到来,这可不是江湖人能够对朝廷应该有的信心。”

     “还有御林军和城卫军呢。”

     莫星辰摇头:“某些条件下,普通军队的人数并不能发挥太大作用。尤其还是那几个天下少有的高手。”

     田七陌开口道:“那你的分析,他自信自己走不输于龙图的实力?”

     “不一定不输于龙图,但是应该有足够的保命的手段。”

     “所以我刚才才会对焦化说可惜他没有答应我进入雁翎卫,现在我们更应该防备他。毕竟他若真是这么一个心思缜密、心狠手辣而又实力高绝的人如果加入我们雁翎卫的话,我们能更好地对他进行监控。现在他自由在外,说不定就回发生什么超出我们掌控的事情。”

     田七陌不置可否:“这样的人,就算我们尽力去监控,也不一定有用。说不定还会与之闹翻。”

     莫星辰摇摇折扇:“副指挥使说的有理,不过刚才都是我的推测,也是最坏的猜想,说不定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他也没有那么危险,那样我们就少了一大项工作。不过这个人确实心思缜密,实力莫测,而且心狠手辣。”

     焦化无语地看着这个在雁翎卫内有“灵鹿”之名的同僚。每次他的推测没有极大的把握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的推测则是十有八九被事实证明,可是他每次都要给自己留条退路。

     田七陌也了解这个下属,吩咐道:“嗯,现在最主要的是查清楚这个江克的来历,来京城的目的,欣赏帝都风采什么的,明显靠谱。还有,调查看看他和江宁王府案有没有关系。星辰,这是你们鹿司的职责。”

     “是。我这就去安排。”

     鹿司发放悬赏每次都先行拿出现银,并且都是由鹿司司长接待,这都是是为了收集领取赏金之人的资料,一点点资料都不放过,这是鹿司的宗旨。有能力拿到鹿司悬赏金的人,都很有收集信息的必要。

     “老莫,你干嘛一定要咬死江克心狠手辣啊?”焦化问道。

     “心狠手辣是事实啊。而且……你忘了吗,在江湖上心狠手辣有时候可是褒义词。”

     ……

     ……

     从雁翎卫总署出来,魏文辉似乎有些心事,低着头落后了江克两步。

     魏文辉咬咬牙,抬头:“江兄……”

     江克转身看着他。

     魏文辉环视下四周,压低声音:“那个龙图……”

     江克说了句“放心”,就继续向前走去。

     魏文辉愣了一下,粲然一笑,心底阴霾尽去。他快步追了上去。

     “江兄,咱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裁缝店,做两身衣服。”

     江克还是穿的那一套黑色劲装。

     “那去宏祥坊吧,他们家料子不错,京城很多官员府邸都是在那里里采购布料的,也能定做衣服。就是比其他店铺贵一些。”

     “无妨。”

     “也是,毕竟江兄刚赚了一笔。”

     “也多谢你,也给你订做一套,让我表示一下谢意。”

     “嘿嘿,我只是带个路,谈什么谢不谢的。”

     ……后来,江克给魏文辉在宏祥坊订了两套。

     ……

     江克对于今天和两位司长的会面并没有放在心上,雁翎卫总署后院那道强大的气息也没有被他放在心上,只要他不犯事,雁翎卫应该就不会太妨碍他。

     他的过去,也已经埋葬在山谷。就算雁翎卫收集情报能力强大,也不太可能找到。

     想当初,江克也考虑过加入雁翎卫,不过还是放弃了,自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他们势必对自己密切监控,雁翎卫情报再丰富,自己也不一定能接触到,强取也只能暴露自己的目的。

     等到和雁翎卫翻脸的时候,一切应该都尘埃落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