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互相试探
    喝杯茶的功夫,赏金就提来了。

     四个一尺见方的小木箱打开,三个满的,一个放了一半多点,都是官制银元宝,一个元宝是十两。嘲风的赏金,三千六百两,三百六十个元宝,一目了然。

     魏文辉也不由得惊叹起来,就算是他也很少一次见到这么多现银。

     “江少侠点点。”

     “不用了。”

     江克面色如常,言语平淡。无它,只是因为见多了,就习惯了。不管是江宁王府的宝库,还是白莲的密藏都比这几小箱银子震撼的多。二十年的黑暗生活给了江克两个很有用的东西——开阔的眼界和良好的心态。

     莫星辰和焦化看到江克的表现,心中颇为赞赏。

     魏文辉则是漏出来惭愧的深色,自己的心境还是不行,区区黄白之物就让自己动容了。

     江克看着这三箱半的白银:“雁翎卫兑取赏金都是给的现银吗?”

     江克的话让魏文辉也反应过来,来雁翎卫兑换赏金的大多是江湖侠客,赏金又都数额巨大,如果都是现银的话会有诸多不便。对于那些江湖人,尤其是独行侠,这简直就是故意为难人。难道雁翎卫的人会连这点都考虑不到?

     “当然不是,”莫星辰解释道,“这只是惯例而已。只要兑换者提出要银票的要求,我们都会这些现银换成银票。大多数人都换了银票。”

     魏文辉恍然大悟,看来雁翎卫还是挺明白的。

     江克点头:“帮我也换成银票吧。”

     莫星辰又吩咐人讲这些箱子搬走,去换成银票。

     莫星辰和江克一阵闲聊,江克对于莫星辰的话都是简单应答,可以说是敷衍。莫星辰问江克来京的目的,江克只说出去江湖想看看帝都风情。莫星辰也不觉得尴尬,谈笑风生,还不不时和魏文辉聊些闲话。

     魏文辉和莫星辰聊天只觉得如沐春风,两人聊着聊着就说起了花鸟诗画,倒是将江克晾一边了。

     银票拿回来了。江克准备走了。

     “这弓,雁翎卫不会要留下吧?”江克皱眉问道。

     一旁的焦化手中还拿着戮血弓把玩。

     闻言,焦化道了声抱歉,将戮血递给江克,讪笑道:“是我老焦太过喜爱这弓了,失礼了,失礼了……”

     江克接过弓,不做声。魏文辉又不能替江克开口。

     “这老焦,就是喜欢兵器,倒是让两位见笑了。”莫星辰圆场道。

     “这弓是江少侠的战利品,自然就是属于江少侠的,我们雁翎卫岂有留下的道理。而且用三千六百两悬赏金就想换到这张名弓,到哪里也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啊。如果有,这样的弓给我来一打。”

     莫星辰的小笑话让焦化和魏文辉都笑了起来,江克嘴角也勾起一个弧度。

     “既然赏金也拿到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江克起身就要告辞,魏文辉也跟着起身。

     “莫急莫急,江少侠,还有点事儿。”莫星辰挽留。

     “什么事?”

     “呃,焦化,要不你先带魏公子看看后面花园的花。这入秋时节,我们的后花园可是难得地又开了几朵奇花。”

     焦化应下。

     魏文辉知道莫星辰是不想让他听到他们接下来的谈话,虽然好奇,他还是识趣道:“也好,难得能欣赏到雁翎卫的奇花,我要去好好观赏一番。江兄,我先跟焦司长去了。”

     江克拦住他,道:“不用,我在京城这段时间估计都会在魏府叨扰,莫司长有话不如直说。”

     江克的行为,让魏文辉感受到了信任。

     “嗯……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莫星辰也不磨叽,“其实有两件事。第一,江少侠这把戮血弓是要自用还是送人?”

     “自用。”

     “江少侠也通晓弓箭之道?”

     “不懂,可以学。”

     “我雁翎卫但是有不少善射之人,猿司司长孙行更是天下少有的神射手……”

     江克打断了莫星辰的话:“不必了,来京的时候和信远镖局的人有了些交情,已经和他们说定了,去信远镖局学射术。”

     “如此……也好。”莫星辰苦笑道:“其实主要还是这戮血弓名头太大了,所以我们要做个简单记录。”

     “还有一件事呢?”

     莫星辰脸色一正:“江少侠可知道龙图?”

     魏文辉脸色大变。

     莫星辰看着魏文辉:“魏公子看来是知道了?”

     “听父亲偶然提起过。”

     “嗯。”莫星辰点点头。龙图说起来神秘,但是朝廷高层都对这个势力多少都知道一点,但是都比较默契没有像外透漏太多消息,对外只是以江洋大盗的名义悬赏,魏文辉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东西不足为奇,毕竟他父亲是兵部尚书。

     “接下来我要说的,还请两位不要外传。”

     江克、魏文辉点头。

     “龙图,以龙为名,首脑自号龙主,单这个称号已是朝廷所不能容忍的。其下有九人,以龙之九子为号,嘲风正是其中之一。这龙主狼子野心,妄图颠覆朝廷,以实现他所谓的‘龙图霸业’。刺杀朝廷命官,盗取官银,处处和朝廷做对。”

     魏文辉皱眉:“这龙图的确是作恶多端,但是……只是这些小伎俩恐怕难以达成他们所谓的‘龙图霸业’吧。”

     莫星辰摇摇头:“现在重要的是江少侠杀了龙图的嘲风,他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江克没有表情,倒是魏文辉惊怒:“难道他们还敢在京城乱来不成?”

     莫星辰道:“嗯……以前确实没有出现龙图在京城活动的踪迹,但是以前为没有人以以及之力当众击杀龙图之人。况且龙图中人皆是江湖上一顶一的高手,龙主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

     言下之意,以前没有,不代表这次也不会。

     “这……”魏文辉语结。

     “没关系,这是京城,他们就算来也不敢明目张胆,真要是来了,我也有把握支持到雁翎卫到来。”

     焦化大赞:“好男儿!”他越来越欣赏江克了,除了江克的冷脸让他不太满意。

     莫星辰失笑:“江少侠对我们雁翎卫这么有信心,我们也自然不会让江少侠失望。龙图若是来了,自当让他们有来无回。”

     “嗯。”江克点头。

     “若无其他事,我们就先走了。”

     “我送二位。”

     到了大门口,莫星辰又开口道:“在云江城,白泉野可是送了江少侠一块雁翎牌?”

     “嗯,在我包裹里,没有带来。要收回吗?”

     莫星辰摆手:“不,不。你误会了。既然是送出,岂有平白收回之理。江少侠可以随身带着,会方便许多。另外,江少侠若是有意,我们雁翎卫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江兄弟若是来我们雁翎卫,那应该能当个司长。”

     出来时江克允许焦化观赏了一番青崖剑,他对江克的称呼就从“江少侠”变成了“江兄弟”。

     江克婉拒:“虎鹿熊猿鹤五位司长德才兼备,我又何德何能和你们抢位置。”

     莫星辰道:“不要着急拒绝,江少侠若是有意,也可以来鹤司做客卿。说起来鹤司司长江飞云和你还是本家呢。”

     “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