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实力实力
    晚上,魏武西回府就叫江克到书房。

     江克将白日的事情如实告知,魏武西告诉江克可以和雁翎卫亲近一些。因为雁翎卫做事风格与朝堂上那些政治家截然不同,魏武西很欣赏他们。他告诉江克,接近雁翎卫也许能得到更多消息,又问江克为什么不加入雁翎卫。

     江克回道不方便。确实,江克这次来是要报仇的,需要找到一切机会,而加入雁翎卫,保不住上面就会分配个任务让他离开京城,如果是追杀逃犯之类的,说不定一年半载都回不来,这种可能性很大,与他的目的不符。

     当然,这只是他对魏武西的说法。

     魏武西也没有深究,又督促了一下江克的学业,并嘱托到这才是江克目前最重要事情。

     ……

     晚上,魏府。

     江克倚坐在床上,身边放着青崖剑,面前的桌子上放着戮血弓。倚坐着是为了方便应对突发状况。

     体内《紫阳决》在运行,第七重的紫阳内力如一条大河浩浩荡荡,又生生不息。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摆出特定的姿势来吸收天地元气了,无需多余的动作,天地元气自然会被他体内的内力吸引,进入江克经脉内。

     和紫欣的情况有些相似,又不相同。紫欣是经脉天然畅通,身体不自主的吸收天地元气,但是不能被应用,反而影响自身。

     江克是修炼出的内力在运行时吸收天地元气,被吸收的天地元气直接进入经脉,天地元气一旦进入经脉,就回被内力同化。只要他内力没有耗尽,就能不断吸收天地元气,并且转化为紫阳内力。可以说,只要江克体内还有一点紫阳内力,那么他的内力是源源不断的。

     慢慢全身经脉被内力充盈,丹田也是紫莹莹的一片,丹田紫海,是《紫阳决》第七重修炼到巅峰的表现。

     江克要尝试突破到第八重“紫海生阳”。

     九重紫阳决,一步一重天。

     每一重《紫阳决》的突破都是紫阳内力一次质的蜕变。突破之后就是海阔天空,内力修炼到这一重巅峰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第八重的口诀倒也简单,“紫气盈紫府,紫海生紫阳。”丹田即是紫府。按照江克的理解,就是内力充满丹田,然后丹田里面的内力发生质变,从而改变整体内力的质量。

     具体怎么发生质变呢?压缩,提纯。前几重都是这样。第一重是吸收天地元气入体并且修炼出紫阳内力也就是内气,之后第二到第六重都是压缩提纯内力。到第七重,则是讲多次提纯过得紫阳内气凝化为液态,称紫阳真水。

     但是,经过实验,江克觉得这次恐怕和以往的不一样。因为,体内的紫阳真水太过精纯,根本无法再度提纯。

     江克又试着进行压缩,他只能将压缩小一圈,紫阳真水变得粘稠了,颜色也变深了。

     看上去似乎有效果,江克立刻加大力度,经过压缩,丹田中有了空间,经脉中的紫阳真水立刻注入丹田。而经脉中的紫阳真水通过吸收天地元气很快被补满。

     江克脸色发赤,汗水迅速湿透衣衫,江克发现,他无法再对紫阳真水进行压缩了,每压缩一点所需要的力量都是成倍增长的。

     现在经脉和丹田都被紫阳真水充斥,在丹田的正中央是经过压缩的紫阳真水,从原来泛着荧光的紫色变成了暗紫色。。

     江克现在是骑虎难下,一旦放弃压缩,这团紫阳真水会瞬间爆开,到时候紫阳真水的量会超出丹田以及经脉的容量,从而导致丹田破裂,就算不至于死掉,也很有可能因为丹田破裂变成废人。

     丹田的斥力越来越大,江克的脸色越来越红,汗如雨下。

     坚持不住了。

     嘭!

     暗紫色的紫阳真水爆开,丹田瞬间被撑大,内壁出现了裂痕,江克本来身如火烧,瞬间内心如坠冰窟。

     “给我出去!”

     江克内心发出一身怒吼。

     丹田内壁的裂痕越来越大,江克内心不甘,却无可奈何,此时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终于丹田的紫阳真水找到了宣泄口,倒流回了经脉。

     从丹田起,全身经脉憋胀,本来已经痊愈的经脉再次崩裂。如千刀万剐,疼痛撕心裂肺。纵然如此,江克依然忍住没有吭声。

     “噗!”

     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江克觉得身体的憋胀缓和许多,已经能够控制身体。

     “呼……”

     江克长出一口气,这口气悠长,带着淡淡的紫色。这是紫阳内气,江克将身体中的大部分紫阳真水化为紫阳内气吐了出来。

     他的经脉丹田此时已经承载不了大量的紫阳真水了。仅留下一小部分也作为火种留下,同时也用来修复丹田和经脉。随着他这口紫气吐出,经脉和丹田伤口止住了继续开裂的趋势,剩余的紫阳真水开始滋润修复经脉,虽然很慢,但是江克还是长松了一口气。

     这次真的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紫气盈紫府,紫海生紫阳”。江克仔细思考,觉得自己并没有弄错,如果要让体内的紫阳真水发生质变,那就只能像自己做的那样。可是现在看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压缩紫阳真水不像之前压缩紫阳内气一样,这次需要的力量是巨大的,巨大到足以让江克绝望。

     如果不是用这种方法让“紫海生紫阳”,那么关键就在“紫气盈紫府”中的“紫气”,难道,这“紫气”并不是指紫阳内力。

     在那本《紫阳决》秘籍上,江克见过有不少前人质疑后三重是不是真的存在,不少人都觉得后三重都是猜想。而江克已经用亲自验证了第七重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江克亲眼见识过牧文尊者练成第八重的强大。秘籍应该也不会是假的,因为那本书明显是经历过漫长岁月而流传下来的。那个人也不会给自己假书,与其给假的第八重不如索性只给前六重。江克了解那个人,他不会在秘籍上动手脚。

     ……

     确认经脉和丹田的伤势已经止住,并且开始修复后,江克开始反思。这是自己这段时间第四次重伤,也是第二次无端受伤。被“贪狼”杜月追杀,和那个人决战,云江城外骑马以及这一次。

     最可笑的是云江城外重伤未愈就策马奔驰,导致伤势加重。这次则是练功走火入魔,差点小命不保。这两次皆是极为幼稚的原因,说出去估计都不会有人信。

     再仔细想想,被杜月追杀致重伤,还不是因为自己实力不足,最后自己领悟《莲歌》,杀他如屠狗。和那个人决战也是自己实力不足被碾压,最后还是靠他保住一条命。如果不是山谷受伤,就不会因为骑马而吐血。还有这次突破。为什么要去突破?不就是为了提高实力吗?为什么要提高实力,因为实力不足。再仔细想想,也许在山谷那次,自己被刺激到了,自信满满却被打入尘埃中。

     既然自己实力不足,那就提升实力。

     江克又分析,现在要提升实力无非是功法,武器两方面。

     功法方面分内功和外功。江克有内功《紫阳决》,绝对的顶尖功法,暂时无法提升,而且也找不到更好地功法了。对于外功,江克是不屑的。最顶尖的外功应该属白莲的《不动明王决》了,练到最高境界身体坚若精铁,可是江克现在拿着一把普通铁剑就能斩金断铁。这种外功在江克看来就是用来欺负那些功力比较低或者没有好兵器的人。

     关键的是这种功法进境极慢,没有一二十年打熬身体是连小CD达不到的。就算练成了,也挡不住高手一剑。

     兵器方面分兵器品质和运用方法。兵器江克有青崖剑、戮血弓、留殇匕首,皆是最好的兵器。江克有顶级剑法《莲歌》,而且他本身的剑术已经不拘泥于招式,甚至可以说出神入化了。留殇匕首主要就是用于出其不意的袭击。

     最后,江克决定早点学习射术,也是箭术。

     江克的实力确实是江湖顶尖了,有最好的功法、最好的武器,可是他清楚的明白这些都还不够。

     只因他的对手更强,最强杀手集团龙图随时可能来找他复仇。更重要的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林氏,以武立国的武朝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