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劫道
    三天前,白狼山下。

     一队强盗蹲在路边草丛中,为首之人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手边放着一把。

     “三当家,那边来了一个肥羊。”一个强盗探子躬着身子小跑过来报告。

     “肥羊?”三当家看着看着探子,“你确定?”

     “呃,看上去像是个公子哥,背着一个包裹,我刚才看到里面有不少银子。哦,他还扛着一把剑,不过看起来不是很厉害。”

     “不急,我先看一下,别跟二当家一样栽了跟头。”三当家作为白狼山的智囊,本就是是一个谨慎的人,而且二当家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谨慎。

     旁边的强盗听他提到二当家都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一个月前二当家带人下山劫道被官府中人捉了去。听逃回山上的人说他们劫到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这人看上去像是手无缚鸡之力,没想到三下五除二就打倒了二当家的,驱散了众强盗喽啰,要不是因为他是独自一人,估计所有的跟着二当家下山的强盗都要被他抓走了,那人抓走二当家是还说自己叫白泉野,想要救回二当家就去云阳城。

     后来山上派了探子去云阳城打探消息才知道那个抓了二当家的那个叫白泉野的就是云阳城新上任的雁翎卫尉官白。

     “三当家的,二当家的还有救吗?”三当家旁边的一个心腹强盗喽啰问道。其实他是想问去不去就二当家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问的太直白。

     “当然能救。”

     三当家这话可谓自信满满。

     “可是云阳城有军队驻守,而且那个雁翎卫的白泉野又那么厉害,我们要去打云阳城的话不是送死吗?”

     “二当家的也算是朝廷重犯,官府不可能在云阳城直接处刑,肯定要将他押往京城在刑部审讯。之前我已经让几个机灵的兄弟潜入云阳城打听消息了。果然就在这几天官府就会将二当家押往京城。路上押送的官兵必然不会太多,到时候咱们在半路上把二当家劫回来。”

     这白狼山盗匪有三位当家,其中二当家与大当家是结拜兄弟,最早在白狼山聚众为匪,虽武力超群,但一直都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后来来了三当家,白狼山势力才迅速发展,成为方圆几百里第一大强盗势力。

     白狼山的发展引起了官府的注意。刚开始是衙门调遣捕快进行抓捕。这些捕快让他们维护一下城池治安,抓个小偷小摸的还好,要和白狼山的强盗放对还差的远呢。

     伤亡了二三十名捕快后官府意识到白狼山强盗是真的成了气候,就调派地方军队围剿白狼山。

     三当家的也确实是个人才,官府调集五千地方驻军围剿白狼山,他硬生生凭着地利,指挥强盗打退了军队。

     捕快不好使,地方军也打不过,能打的军队驻守着边疆呢,离得远也抽不出太多兵力来对付一伙强盗。再说白狼山也没有干过屠村灭镇的狠事,就是平时收收保护费,闲了劫个道发展一下副业,危害程度并不大,官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江湖上倒是有不少路过的少侠女侠想要替天行道,但是往往实力不济,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去行侠仗义。碰个三当家总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后放走。要知道官府拿白狼山不是没办法,只是顾忌略多。江湖门派可就没那么多顾忌。要是万一惹毛江湖上的大派,可能分分钟就被灭了。江湖本就是要快意恩仇。

     自二当家被抓,来自各个村子的供粮量锐减,大部分强盗都缩在山上。久而久之山上的粮食就不够了,于是强盗们就顶着风险再次下山作案。

     本来三当家是不用亲自下山的,但是三当家的却不放心手下这群人。朝廷武官都能看成普通书生,这群强盗怎么看都像是业余的,也许是最近生活比较安逸,以至于他们连专业技能都忘了。再不看着点,还不知道他们会劫到什么人物呢。要是再劫到哪个大门派头上,那白狼山强盗也就要成为过眼云烟了。

     不一会儿,大道上果然走来了一个肩上扛着剑的公子哥模样的人。看他脚步有些虚浮,三当家初步断定他不会武功。手中拿剑与其说是防身更多的应该是壮胆吧。

     不过要说是哪家的公子哥的话,也不太像。身边也没有一个仆从侍候着。

     “难道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三当家心中疑惑,虽然看上去他这人脚步有些虚浮,也不能排除这可能是练习某种步法。毕竟不是所有的江湖人都是从表面能看出来的。

     “不过这个人也就二十多岁,就算是哪个名门大派的弟子也不会厉害到哪里去,自己手下有四五十号人,而且自己的武功也不逊与一般的门派长老,无须怯他。这里四下无人,等抓住了他,问出来历,是杀是放都在自己一念之间。”想到这里,三当家就带人直接冲了出来。

     江克看着从路边草丛里冲出来的这群人:“总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