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老和尚
    “不要分心。”江克吃着刚从楼下买的糖葫芦对着紫欣说道。

     “嗯!”

     盘坐在床上的小丫头满含泪水,重重点了下小脑袋。

     旁边的坐着的李子毓和宋楚楚一脸的怜爱自己,疑惑。

     “江少侠,这种办法真的能帮紫欣修炼吗?”

     “能。”

     ……

     ……

     “小子,接下来要锻炼你的控制力。所谓的控制力,不仅仅是控制内力和天地元气,还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做到随心所欲,不逾距。”

     “你刚感应到天地元气的强大,身体在运功时会不自主的去吸收它,你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和欲望。”

     “我该怎么做?”

     “先饿两天,期间不要运功?”

     两天后。

     “接下来该怎么做?”已经饿了两天的江克有些头晕。

     “去砍些柴禾来。”

     “柴禾砍好了,够不够?”

     看着地上的一大堆木柴,牧文尊者点点头:“嗯,足够了。接下来去捉只野兔过来。”

     “这只怎么样?”

     “很好。”

     接下来剥皮,洗净,生火。

     牧文尊者将野兔放在火上烧烤,并对江克说道:“好了,你开始修炼吧。缓慢的吸收天地元气,用《紫阳决》中的方法将其与体内的水谷精微融合,一定要控制慢,控制住二者的比例。”

     江克盘坐在地上,感受着空气中的天地元气,克制着身体想要吞噬的欲望,试着将其与体内所剩不多的水谷精微缓慢融合。

     饿了两天,江克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

     失败了。

     “再来。”

     再次失败。

     “再来。”

     ……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失败,江克体终于内的水谷精微与吸收的天地元气控制好了比例,开始了融合。

     一阵肉香传来,火上烤着的野兔开始熟了。

     腹腔中发出“咕咕”声,又失败了。

     “再来。”

     ……

     ……

     “紫欣,慢点吃。容易呛着。”李子毓疼惜的看着小丫头。

     “嗯嗯。”

     小丫头点头答应,手和嘴的动作却更快了。

     “你这样惯她等于浪费了大半的修炼成果。”江克看着窗口外的车水马龙说道。

     宋楚楚开口道:“可是紫欣已经辛苦的一上午,肯定已经饿了。”

     这种修炼方法,宋楚楚看着都饿。

     “那只是你觉得,她的身体其实并不算太饿,只要正常进餐就足够了。这种暴饮暴食只会降低她的自控能力。”

     江克自然不会把小丫头饿两天,她也承受不住。她是吃过早饭后才开始的修炼,直到现在吃中午饭。

     宋楚楚反驳道:“你又不是紫欣,你怎么知道她不饿……”

     “楚楚,要相信江少侠。”李子毓制止了宋楚楚。

     江克没有理会宋楚楚的质疑。他看到了街道上有一颗光头在太阳下十分明亮。

     光头后仰,一张慈眉善目的脸迎向江克的目光露出了微笑。

     “江少侠?”

     “什么事?”江克收回目光,看向李子毓。

     李子毓恭谨地行了一礼道:“楚楚无礼了,还望江少侠见谅。”

     江克看了一眼,一旁闷闷不乐的宋楚楚:“嗯。”

     “大师楼上请!”酒楼小二的声音穿了上来,一同上来的是刚才楼下的那个老和尚。

     “师姐,是空性大师啊!”本来还闷闷不乐的宋楚楚看到来人直接兴奋了起来。

     老和尚上了楼径直走向他们这一桌。

     李子毓宋楚楚起身迎了上去,皆恭敬行礼:“观凤阁李子毓(宋楚楚),见过空性大师。”

     “是观凤阁两位女侠啊,贫僧有礼了。”空性和尚双手于胸前合十回礼。

     “大师还未用斋吧?不如与我等一起。我让小二哥再上些斋菜。”

     “斋菜就不必了。出门在外,哪里容得太多挑剔。只要心意虔诚,纵使酒肉穿肠过,佛祖仍存心头。”

     “大师佛法精妙。”

     对于空性的说法,宋楚楚觉得新奇,在她看来,和尚道士都应该是一点荤腥都不吃的,没想到竟然会有和尚主动去沾染荤腥,而且还是佛法精深的。

     李子毓则不觉得有问题。江湖人出门在外,经常条件艰苦,很少会去挑剔吃食。纵然空性他们这些出家人,行走江湖时也难免会沾染些荤腥。

     来到桌旁,空性和尚对着专注进食的小丫头笑道:“小紫欣,怎么不理空性爷爷啊?”

     “紫欣,还不向空性爷爷问好?只顾着吃。”

     小丫头说了句“空性爷爷好”就又埋头苦吃去了。

     李子毓又歉意的向空性和尚说道,“大师勿怪,紫欣修炼了一上午,估计是有些饥饿了。”

     空性笑道:“呵呵,无妨。”

     李子毓又向空性和尚介绍到:“大师,这位是江克江少侠,与我们顺路,就结伴同行了。”

     空性笑眯眯地看着江克:“江施主与我佛有缘。”

     “是吗?”江克一脸淡然。在他的感知中,这个和尚丹田中散发出一团光华,温润如玉,显示出这是一个高手。

     “刚才在楼下与失主对视了一眼,我从江施主的眼中同时看到了佛性与魔性。”

     “这就说明我和你的佛有缘吗?”

     “然也,非也。”

     “什么意思?”

     “失主确实与我佛有缘,但是并不仅是因为失主同时兼有佛魔双性,施主与我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