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全都给我带走!(求收藏推荐~~)
    “大夫……大夫在后面!”吴师傅眼中闪过一抹茫然,马上转身去迎姗姗来迟的大夫了。

     很快,一个五六十岁左右的老人,背着一只匣子,走了进来。

     这老人一进门,宁小成吸了一下鼻子就知道是个大夫,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

     大夫进来之后,左右看了看,也不说话,一点也没有被这难闻的气味给吓到。

     一眼扫过去,大厅里就站着这几个人,都望着宁小成。他就知道是宁小成的杰作,当即不由得多对宁小成看了一眼。

     将随身带着的匣子取下,吴师傅赶紧上前,替他接过来,放在桌子上。

     大夫本人,却走到了那些客人吐出来的污秽边上。

     手里拿着个小棍,在里面拨弄了两下,一双老眼目不转睛的盯着。

     自从大夫进来之后,宁小成的目光就一直在他身上,看着这个大夫的动作,他知道,今天这毒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果然,大夫只是随意拨弄了几下,便转身走到了宁小成身边。

     “小毒,没什么大碍,用甘草加绿豆水煎,一个时辰服用一次,两次就好!这两天尽量吃的清淡一点,多喝温水……绿豆你们应该有。甘草的话……你派个人跟老朽去取吧。”大夫看着宁小成说道。

     宁小成一听,一颗心顿时落地,松了口气,这才抱拳,恭敬的对着大夫鞠了一躬。

     “谢谢先生了!”

     “不碍事……”

     “吴师傅……麻烦您再跟大夫跑一趟吧?”宁小成笑笑,转头看着吴师傅。

     “对了,需要多少银钱?”宁小成看向大夫问道。

     “你这个量有点大……收你一两银子吧,剩下的算是老朽的辛苦费!”大夫眉头皱着,摸了一下胡须道。

     “好,先生稍等,我去找掌柜的拿钱!”宁小成抱拳再拜。

     这个大夫是个好大夫。不像二十一世纪的某些无良医生,只知道骗钱。

     宁小成拿了钱,陈牧晴也随着一起出来了。

     显然宁小成已经跟她说明,这会儿陈牧晴的脸色都好了许多,笑着对大夫福了一礼,这才转身进后院,去找绿豆准备了。

     宁小成将一两银子给大夫,然后搀着他走出了大门。

     “大夫可知……这是什么毒药?哦……是这样的,我怀疑是有人故意下毒,要害我们酒店,所以……”看着大夫,宁小成解释道。

     “这毒很常见,随便一个药房就能买得到。这是洋地黄加上夹竹桃叶研磨成粉……得亏是剂量小,这要是多来一点,今天你们店里只怕还会死上两个人啊……”

     大夫摸了一把山羊胡,摇着头离开了。

     他也看出来是有人故意下毒,之所以当着众人面说是小毒,是觉得这个店小二为人不错,能及时处理好,结个善缘,说不定以后能麻烦到。

     他是大夫,懂的自然比朱子恒要多。

     一进来,他就发现这些呕吐物不是正常排出的,肯定是有人刻意引导。能在这么危机的时刻想到这个办法,显然这个店小二非常人。

     听了大夫的话,宁小成心中更加肯定有人下毒的想法了。

     只是……暂时还找不到是谁在背后下的手。

     不用想,酒楼的三人肯定是排出在外的。

     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了。

     第一个,是想要毒杀陈牧晴,以及吴师傅还有自己。

     第二个,就是要给客人下毒,只有这样才能搅黄酒楼的生意。

     这几天的确风头有些太盛,显然这第二种是最有可能的。

     只是……这么多酒楼,会是哪一家呢?

     就在宁小成一边低着头走进酒楼,一边想问题的时候。

     突然,只见外面人声大作。宁小成一愣,急忙回头看去。

     只见一队捕快,手里正拿着手铐脚铐夹板而来。

     宁小成一愣,这是谁这么快就报案了?

     这年代,讲究的民不举,官不究。也就是说,没人报案,捕快是不可能这么快出现的。

     可是眼前突然出现的捕快,按照路程来算,应该是这边刚中毒,那边就知道了消息。

     宁小成心中渐渐冷了下来,如今,他基本可以断定,是有暗中潜伏的敌人在搞事了。

     宁小成没说话,那些捕快瞪了他一眼,直接进了酒楼。

     宁小成急忙跟进去,捕快队伍最后的一人,郝然是杜小四。

     宁小成急忙靠了过去。

     杜小四面色微微一变,急忙对他打了个眼色。

     趁着进门之际,杜小四悄声在宁小成耳边说了一句:“别声张,一切等到了衙门再说,暂时先听刘捕头的!”

     宁小成眉头一皱,想了一下点点头。

     “谁是这里的掌柜!”

     刘捕头生的高大威猛,嘴边留着一圈胡子,进去看到里面的情景,当即皱了皱眉,然后大声喝道。

     宁小成一见,急忙几步跃过去,微微弯腰道:“回捕头,掌柜的正在后院正在煎药,小人是这家店的小二……”

     “嗯!知道及时救援,还算不错!”刘捕头点了点头,看着宁小成。

     宁小成抬起头,却看不出刘捕头的想法。

     边上的朱子恒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眼睛时不时的转动一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去把你家掌柜的叫来!去衙门问话!”

     “……是!”

     宁小成迟疑了一下,皱着眉头跑去后院了。

     刘捕头大手一挥,他身后的那些捕快们便行动起来,有询问客人的,有采集地上呕吐物的。

     朱子恒收起折扇躲到了墙角,免得挡到捕快们。

     很快,宁小成就和陈牧晴一起从后院走出来。

     此刻陈牧晴脸上一脸惧怕,小手紧紧的抓着宁小成的衣角。

     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官府的人都来了,她怎能不紧张。

     虽然父亲生前,与县台是好友,但父亲已经过世好几年,她也极少去探望县台老爷,这点人情显然已经不管用了。

     似乎感受到陈牧晴的紧张,宁小成悄悄拍了拍陈牧晴的手,示意她别紧张。

     “放心,一切有我!你过去之后,老老实实地回答就好了!”宁小成低声说道。

     陈牧晴咬着嘴唇,迟疑的点了点头。

     看到两人出来,刘捕头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了陈牧晴一眼,大手一挥。

     “所有人,全都给我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