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拜师学艺
    齐王府大公子蒙古大捷,真可谓虎父无犬子,林渊教出的好儿子,再想想自己的那些皇子们忍不住唉声叹气。

     当今圣上还是皇子的时候,受林渊军力扶持而夺得帝位,登极之后便兑现了诺言给林渊封王与其子子孙孙同享富贵。

     可随着皇位的稳定,近些年来对林家的猜忌只增不减,林君毅虽不至于功高震主,但对这个军二代要说皇帝老儿一点都不担心那是自欺欺人,林渊不反,但在幽州兵强马壮实力雄厚之后,谁能保证他儿子也不反,。

     一脸白胡子,略显老态龙钟的文太师跟皇上议论番邦事宜。“皇上,齐王只有二子,其中小儿子不学无术整日斗鸡遛狗,流连烟花之地难堪大用,可大儿子林君毅少年老成文武兼备,虽然年纪尚轻已经立下不少战功,以后要是袭了齐王位若有反心将...”

     “若是找个理由把他留在京城,可以牵制齐王,给些封赏也显得我皇恩浩荡。”

     林君毅面圣车马已至,京城皇极宫,不等林君毅完全跪下,皇帝萧宁涛亲自上前把他扶起来。

     “君毅侄儿快快请起”

     林君毅一脸平淡恭敬的道:“谢皇上。”

     皇上笑道“君毅侄儿此去蒙古北征,扬我大华皇威,侄儿德才兼备文武双全,朕甚是喜欢...即日起封兵部侍郎,着殿前行走,留京任职。”

     林君毅脸色有些难看,“皇上有命,末将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龙椅上的天子哈哈大笑“贤侄言重了,年轻人就该多锻炼锻炼,京城也比幽州繁华的多,有空多去转转。”

     林君毅此时已经在想如何给父王写信,禀明自己的处境。

     那一夜,月光下,一人,一骑,一蓝色锦衣,纵马狂奔,直奔幽州。

     忘汀阁外,一名风尘仆仆的千影卫跪在外面,静候王爷,千影卫带来大公子亲自转交给他的一封信。

     “唤君宸过来”林渊看完信之后皱了皱眉头。

     林君宸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和林渊争论“我不去凌宵山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要历练我可以去游历天下啊”

     林君宸哪里知道,齐王的门生与仇人在这天下间从来都是如阴阳两面一般多的。

     可姜总归还是老的辣,后来也不知林渊耍了多少花枪,答应了他多少个不平等条约,竟然谈妥了。

     三日后,乾泽苑。

     “我的宸儿~~这就要去那凌霄山了吗,若是呆不惯,就回来,为娘和你回那苏州道你外公那里,免得在这招人嫌...”昔日仪态万千的王妃也顾不得端庄了,一把抱住自己的宝贝儿子,眼睛红肿红肿的,像是之前哭过很久。

     凌霄山在江湖中屹立已有百年,在武林中人人敬仰的名门正派,权臣贵族都以把自己子女送到那里学艺为荣,可人家正经门派都是有气节的,可不是随便谁都收的,纵然是权贵子弟也要挑三拣四,可咱们的齐王总有办法捏住那些老匹夫的咽喉补位,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宸儿此去凌霄,虽然受苦,也能涨点真本事,孙儿要是待不住,就写封信回来,奶奶带上幽州铁骑去给你做主,踏平那什么凌霄山。”老太君虽然不情愿,却也知道长本事的重要性,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泼辣性子,因为这个林渊小时候没少挨打,但对自己的孙子护的比犊子都结实,如果乖孙子受苦,天王老子也拦不住老太君去出这口恶气。

     王爷在一旁尴尬的搓了搓手,嘿嘿的陪着笑脸“哪能呢,这个凌霄山的卫南柯,可是说咱们的君宸是百年难遇的好根骨,不去练武是在可惜,他可是对收徒根骨的要求很高的,一般人入不了他的法眼,我们祁元阁虽然网络天下武林秘籍,但是阅万卷书总是不如师父面对面指导的...要是实在觉得待不下去,爹去接你回来。”

     “好了..别担心我了,我去学艺,又不是去上战场了,素凝这段时间受邀去江安道她表姐那里,也不用担心她。”

     “宸儿,凌霄山在梁东府地界,虽然那梁东府尹是爹的好友,但是我们敌对势力颇多,为了你安全还是不要暴露你的身份,以免仇家上门啊”林渊一本正经的意有所指,也想借此让林君宸收收那平日里滔天的气焰。

     大儿子被困京城,齐王府和朝廷的矛盾一触即发,把二儿子外放也是为林家以谋后路,老狐狸林渊早已经做好了二手打算,若是将来失手,小儿子能得以逃脱,若是得手,小儿子也能习得一身武艺,怎样都万无一失,其实林渊也想让从小在蜜罐里长大的林君宸吃点苦,知道江湖行走的不易,希望他能收收心,省的整天跟那些个狐朋狗友们瞎混。

     因为要隐瞒身份,可怜的林君宸走的时候,什么威武大将军、鸟笼、蝈蝈这些稀松平常的喜爱之物都没让带,王妃给林君宸收拾了一马车的衣物和日常用品,看的林渊直撇嘴,有些吃醋的想到出征的时候冰怡也没给自己收拾那么多啊。

     林君宸走的时候王爷给他挑了五个侍卫,王妃给他挑了两个侍女,老太君给了他几十万两银票,一行人在林君宸的带领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凌霄山奔去。

     在路上没走两天林君宸就如同泄气了的皮球,恹恹的提不起兴趣,因为古代的交通实在太不便利了,一路颠颠簸簸跋山涉水,晴天还好,一下雨就算是官道马车轮子就容易打滑,行路漫漫,难寻归期。

     还是王府好要啥有啥,哪像这个破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二少爷可怜的蹲在一颗老槐树下一边啃着野鸡腿一边怀念王府的那些珍馐美味。

     侍女荨儿一边给少爷拨橘子一边,一边心疼自己的少爷,自跟着少爷以来还没见他那么苦过,轻轻的给君宸盖了一个披风,默默的把拨好的橘子放在了他旁边,一边给林君宸揉肩膀一边说“少爷此去凌霄山一路辛劳,到山上可要好好歇息一段。”

     “本少爷来凌霄山是游览风景的,可不是学什么艺的,到时候让小黑给我租一个风景佳采光好的院子去...”

     到了凌霄山要先去行拜师礼,林君宸未来的师父卫南柯已经早早在凌霄阁等候。

     “师父在上,徒儿林君宸有礼了。”说完林君宸撩衣跪下规规矩矩的三叩首。

     卫南柯是当今世上武学大家之一,武林风云战力榜上有名,当年凭一人之力,闯入当时在江湖兴风作浪的魔教禅乐教,直取教主禄策俊的首级,江湖上一片哗然,卫南柯后来回到师门凌霄山,当了苍南派的掌门人,苍南派也一直是闻名江湖的名门正派,也不乏权贵子弟送到里面学艺。

     “起来吧,以后入我苍南,当以天下苍生为重,杀人斗狠为戒,好好习武,将来能为社稷效力,也不枉师父的一片苦心。”卫南柯捋了捋胡子,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徒弟记下了。”林君宸彬彬有礼,乖巧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