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做做慈善
    虽说书生中千机票的事情还过去没多久,但老百姓的关注的焦点总是很容易改变的,在幽州城内清阳街,一群老百姓拉着牛车、扁担围在一栋高楼周围议论纷纷,原来全幽州最豪华的赌场聚泽坊被人给买走了,里面的桌椅板凳一概不要,都送给城里买过千机票的百姓。

     “听说聚德楼桌椅可是清一色的用上好的紫檀木做成的,种好机会可不能错过啊...”一个手推独轮车的老汉说道。

     “别挤别挤啊,这个是要凭千机票的票样才可以领的福利,你们有吗?”人群中有人嚷到。

     “当然有了,每天我们掌柜的都要去买一张呢,俺今天只想要聚德楼后厨的一套杀猪刀,可不许跟俺们抢”一个身体肥硕身上带着围裙的大妈一边把油乎乎的双手往身上胡乱抹去一边说道。

     负责赠送聚德楼家具的管事儿似乎并不急着结束他的使命,而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缓缓走出来“感谢大家对千机票的厚爱,这些精致的家具只是开胃菜,我们千机慈善总会,受东家林君宸所托,特来此地开设千机仁爱医馆,凡六十岁以上的老者,十八岁以下的百姓都可以享受免费的医疗,无论是否买过千机票。”

     这个消息将像一颗火种,燃烧至全国各州。

     林君宸站在赌坊大门口,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牌匾,你该走了,我留下。

     拉着捆好的红绸子,一把扯掉,几个烫金大字醒目的挂在上面。

     “从今天开始,这个赌坊已经不存在了,叫千机仁爱医馆,欢迎来自各地的名医一起悬壶济世。”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老百姓这个时候鸦雀无声,他们不曾被统治者如此厚爱过,生病之后,有钱治,没钱扛,扛不住,死。

     也没有见过不要钱的医馆,没等林君宸说完,“小王爷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不用钱也能看病?”

     “这个是千机票定期抽出来做慈善用的,不仅是今天的医馆,还有以后的学堂,养老山庄等等,都会随着大家的支持,一步步都做出来,相信不会让父老乡亲大家失望。”话还没说完人群中就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

     "小王爷真是大善人啊,我母亲之前如果有遇到小王爷这样的仁心之人也不会去的那么早了"一个壮汉说完竟情难自禁哭出声来。

     人们觉得林君宸似乎也不是以前传说中的纨绔残暴了,一个恶贯满盈的恶少,偶尔做点好事,人们就开始觉得这个二少爷有点可爱可亲了,虽然不过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已。

     不仅如此,林君宸还计划了二期千机学堂培养军事,农业,医生,艺术方面的人才;三期千机爱老庄园让老有所养,四期千机广厦堂让流浪的人有屋檐可以遮风挡雨这些民心工程。

     他要让全国都能看到千机票坊的身影,好好的捞一把这无形的财富。

     冯德朗也觉得林君宸高大起来,“宸哥儿,你竟何时这么为百姓着想了,以前我们可都是一丘之貉啊,你这么关心天下百姓,应该去做官。”

     戚豪克不削道:“啊呸,那叫英雄所见略同,你看朝廷那些当官的有什么好,整天假仁假义,满嘴仁义道德累不累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富二代痛快,想打谁打谁,想救谁救谁,进了官场可就受制于人喽,傻德朗。

     卢绍成笑着说道“在我看来唯有美色值得我去做官,天下黎民于我如草芥,一切跟我没关系。”

     林君宸笑骂道“你早晚死到女人手里,哦不,是男宠手里。”

     “嘘,男宠的事情可不能乱说,父亲知道了还不打断我的狗腿”卢绍成一脸紧张讳如莫深。

     林君宸继续说道“成哥儿,说起打断来,我前两天刚打断了岭州慕容山庄三公子的腿,这事儿家父还不知晓,可毕竟纸包不住火啊...”

     卢绍成一脸哀怨“我抗。”

     “啧啧,听说卢兄有一只大公鸡叫常胜将军....”林君宸意有所指。

     卢绍成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血本“常胜将军改天送你府上”

     林君宸忽然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用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也不知道男色是个什么滋味,要不然卢兄你乖乖躺好,我们...”

     卢绍成情绪有些崩溃激动的说道“我是在上面的!”

     林君宸不忍再调笑他,决定放他一条生路。

     一位算命先生从门前经过,抬头看了看天空,漫不经心的说道“要变天了。”

     这次为了让医馆一炮而红,林君宸做了很多宣传,特地去请了岐王山的医仙常灵芝。张灵芝什么人啊,皇帝老儿请他都得三顾茅庐,治不治还要看心情,能把吃了溃魂散的人给救活的,当今天下不过三人而已,人家艺高难免人胆大,面对屈指可数的神医,皇家也是一反常态大度的听之任之。

     林君宸把他请出来,接受了三个条件:

     一是,将藏经阁内珍藏的孤本《神农金匮略》无偿送给他。

     二是,答应给穷人治病不收诊金。

     三是,诊期一年,期满云游而去,予千金,不拦阻。

     林君宸视那些个什么武林秘籍珍藏孤本皆为擦屁股纸,既然想要自然全部应允。

     不一会门前聚集了很多老百姓,其中就带着病人过来诊治的,常灵芝查其言,观其色,三下两下就把方子开出来了,林君宸说:“常先生的医术超群,是医界执牛耳者,没想过收个徒弟吗?”

     常灵芝身穿淡蓝色长袍头戴方巾一身干干净净,大约五十岁上下,面部气色很足,走起路来身姿矫健如二三十岁的青壮年一般虎虎生风。

     听林君宸言罢含笑说道“老夫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自认为刚窥破医道初镜,此时只想继续精益求己,且所学之术天下能教者甚多,不需我特地教授,待老夫窥破世人不能点破之医道,再来教化世人吧。”

     林君宸知他是没有遇到有缘的徒弟也不点破,面对这尊好不容易请来的大神,只是漫不经心的附和道“常先生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