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凌霄斗战大赛
    仙侣阁温泉池内。

     林君宸的头惬意的枕在一个全身通绿的天然玉石上,温泉池子缓缓的冒着白烟和细微的小泡泡,手臂随意的搭在旁边被打磨的很光滑的白玉石上,拿水瓢舀着温泉水往自己的身上慢慢的浇灌,玩儿的不亦乐乎。

     旁边立着一个身着蓝衣的蓝胡子男子,站在池子旁边,在山风的吹荡下显得更加有些单薄。

     他慢慢打开手上拿着的一个小竹简做成的一卷小书,竹简被打磨的规规矩矩。

     那男子说话了,照着小竹书念道:“南方六城均已接受千机票的经营状况暴涨事实,很多京城的达官贵人也开始托人去买,千机楼正慢慢的流入巨额财富......年底冀北的千机养老院正式开始运营。”

     林君宸不以为然,觉得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伸出自己的左手,蓝胡子男人把竹简递上,接过竹书之后,猛地的将书扔到温泉池边的万丈悬崖当中,精致的小书直直的落下深渊,连个回响都没有。

     “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跟我报告了,我大哥在朝廷怎么样了。”林君宸淡淡的说道。

     “是,大公子在朝廷的情况很不容乐观,特别是皇帝发现王爷调动兵马之后,在朝会上大发脾气,还把大公子的职位给罢免了,让他在府邸闭门思过......”蓝胡子把林君毅的近况如数汇报给了林君宸。

     “皇帝如此沉不住气,怕是将来会狗急跳墙,但愿父王不要逼其太甚,素凝怎么样了?”林君宸对这个媳妇还是挺在意的。

     “具手下线报,少奶奶回到歧善山庄之后,和庄主杨怀宇有些争执在南山开了个山门,似是落草又似不是,最近和波斯人来往有些密切。”

     “无妨,随她去。”林君宸不自觉流露出温柔的笑容。

     “对了...记得常给京城那位送点银子,让她厚待我大哥。”林君宸眯起眼睛看着一直盘旋在头顶的苍鹰,挥挥手让他退下去。

     “诺。”蓝胡子男人恭敬的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蓝胡子是林君宸在胶东城外狩猎时候,发现了被一群蛮夷追赶的蓝胡子,一开始觉得是那男子胡子的颜色有趣,才发发自己所剩不多的善心救了他,后来了解发现原来蓝胡子爹是中原人,母亲是蚩尔玛人,怪不得是蓝色的,原来是基因突变。

     此人生得一个过目不忘的好本事,读了很多韬略,堪称当世活宝典,自从那夜被林君宸所救之后,就一直跟着林君宸混吃混喝。

     林君宸起身,拿过荨儿递过来的浴袍穿了起来。

     “父王突然不让我离开此山,究竟为何?”林君宸心存疑惑,父王不是那么喜欢约束自己的,怎么突然就如此了,难道幽州那边要有什么动作了,安全感不高的林君宸开始了胡思乱想。

     “凌霄山不比幽州,王爷也许怕爷戳出什么天大的窟窿来呢。”荨儿扑哧一笑,试图分散林君宸的注意力。

     林君宸一脸嫌弃的看着荨儿,“我能捅出什么篓子。”

     林君宸心里想着...绝不是这个原因。

     忽而一声叫喊响彻云霄,吴梦达从远处兴奋的跑了过来,“师弟师弟,明天是我们凌霄弟子半年一度的斗战大赛,你要参加吗?”

     “这是什么东西?打架的吗?”林君宸并不打算参加这种无聊的活动。

     “非也非也,是切磋,也是提高自己门派服色阶的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你要是去的话我可以帮你擂鼓。”吴梦达说起门派的规矩来摇头换脑的十分熟练,看来这孩子平时被管的厉害。

     凌霄弟子不乏热心人,一旦开场比试,就有和台上比武要好的弟子开始擂鼓加油,战不止,鼓声不停。

     来山上有一段日子了,林君宸也打算明天在半年一次的比武大会上一展拳脚,毕竟想趁着这个机会知道自己练习的《九州神皇录》到达了什么程度了,林君宸听完吴梦达的解释,决定过去看看。

     顺便给自己的门派服升升档次,那个叫吴梦达的小师哥现在已经是蓝色派服了,连那个小家伙都升了一级,林君宸不想每次都被那个小蓝袍嘲笑了。

     次日一早,战鼓喧天。

     斗战台旁边,黑压压的一片弟子,都是来看比武的,他们目的不一样,有的是来看热闹的,有的是来求上阶的。

     “听说上次泽辰师哥和张淮师哥比试的时候,林轩师姐给泽辰师哥直直的擂了一天的鼓呢。”一位身穿黄衣的女弟子八卦道。

     “我不比试,单单看着泽辰师哥就足矣。”另一位蓝衣女子一脸花痴的说道。

     林君宸听了之后心中恼火又是泽辰,今天定要趁着机会会会这个人。

     林君宸跑到了抽签处抽了个第5签,再瞟了一眼小蓝袍抽的26签,林君宸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个第几签是什么意思?”

     “不要担心,紫阶级的只会遇到蓝色阶的,打过了不仅可以升级到蓝色,还可以继续像青色阶挑战,每个参战弟子需打两场低色阶的挑战和两个高色阶的挑战,才算完整,如果在低色阶的挑战赛中输了可是要降级的......”吴梦达耐心的给林君宸解释着规则。

     望着泽辰的红色劲装林君宸心都死了,怕是遇不到自己的情敌了,显得有些失望。

     随着卫南柯的宣布,凌霄山半年一度的弟子斗战大赛正式开始了。

     第一个是使双刀的一位绿色衣袍的师姐对阵一个拿着铁扇的黄衣男子,开始时候双方都很小心谁都不肯先暴露自己的杀意。

     那男子好似等的不耐烦了,忽然身体暴起,挥起铁扇向绿色劲装女子的命门点过去,绿衣女子轻轻一躲,身如柳叶一般避了过去,随机身体三百度转身把双刀其中一刀收入自己的背部只留右手刀刺入铁扇男的胸口。

     林君宸看出了端倪,这是单手藏刀技,林君宸只在自己家的藏书阁里面看过,这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版的,感觉很刺激。

     那男子身体朝后方退了数丈才躲开绿衣女子快如闪电的缠绵刀法,正当他觉得可以歇一口气的时候,脖子上一道劲风袭来,脚上的步法还没完全着地,他便知道自己输了。

     “师兄承让,苏蝶有礼~”那绿衣女子抱拳谢罢,知道自己赢了之后就要晋级了很是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