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尴尬一幕
    这几人的身份在沈浅浅脑海里过了一遍。

     从左到右,逐一是丞相之子欧阳闵,南阳世子傅泽彦以及太子南宫璟容。

     丞相之子温润如玉,浑身充满书生气,南阳世子则是天性好动,喜欢恶作剧,天生就是个小魔头,太子殿下如同一柄精美的宝剑,俊美矜贵,一旦抽出,更是带着摄人的寒意。

     刚刚颜月卿的声音不算小,周围一群人都听见了,如此看来,就是故意让沈浅浅难堪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沈浅浅低头端着茶过来。

     忙着给几位贵主倒茶呢,关键是韶华让她帮忙往里面添东西那事,沈浅浅还真是第一次做,她也不懂如何才能做到悄无声息呢,沈浅浅尽量用身子挡着,赶紧趁着这机会洒了进去。

     “哎哟……还真就口渴了呢……”傅泽彦伸手就朝那加料的茶杯拿去。

     沈浅浅一看,瞬间急了,趁着他贼手还没伸过来之前,赶紧把这茶杯往旁边一移,赶紧往傅泽彦手里递上去一杯茶来,“世子,喝这杯吧。”

     傅泽彦怔了一下,不情不愿的接过那杯茶。

     感觉到一股灼热的光盯着自己后背,沈浅浅回过头一看,发现韶华表情焦急的盯着她,示意她赶紧出手,别错过了时机。

     沈浅浅闭着眼酝酿了一下,朝着南宫璟容走去,此刻颜月卿正用傅泽彦来引起他注意呢。

     “怎么样?我这裙子可是世上绝不仅有的呢,美吗?”扬起长袖来,还特地旋转了一圈。

     傅彦泽还恶作剧把脸凑近,扫过她胸前露出的大片,意有所指道,“确实很诱人,不过,有人不解风情啊……”

     颜月卿瞥了眼无动于衷的南宫璟容,往傅颜泽这边靠近了些,“你喜欢就好,我……特地穿给你看的。”

     送上门的岂有不收的道理,傅彦泽开始伸出手来抚摸她的后背。

     目睹这一切的沈浅浅心里恶寒,这绝对不是自己的个性,为了引人注意,竟然让旁人吃豆腐,沈浅浅一点也不认同。

     “太……太子……喝茶吧……”终于把那添加东西的茶递了出去。

     南宫璟容转过身来,冷淡瞥了她一眼,遂转身冷漠的离去。

     沈浅浅瞬间傻掉了,怎……怎么办,完全没想过会出现这种问题啊,南宫璟容怎么能就这样离开了呢,她立刻追了上去,后面的颜月卿被撩的满面通红呢,根本没注意到这一茬。

     不知是不是南宫璟容太有把握的缘故,他竟没发现跟在身后的沈浅浅。

     他下了画舫,七弯八绕的来到了一个院子。

     沈浅浅跟在后面,感觉这茶水都冷掉了,心里不仅抱怨,这是什么事啊,这南宫璟容怎么跑这么远啊。

     在她是华月郡主那段时间,虽然身上有跟他的亲事,他也并没有表现过排斥的情绪,但是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并不爱她。

     终于等到他停下脚步来,沈浅浅立刻止住了。

     “爹爹,爹爹……”

     沈浅浅吓得脚一滑,他竟然有孩子了,这么大的孩子?

     只是后来门打开后,涌出一群孩子围住了南宫璟容。

     你一声我一声的爹爹,总算让沈浅浅松了一口气。这、这恐怕……不是自个儿想的那样吧。

     不过,此刻包围当中的南宫璟容,似乎不那么冰冷了,脸上表情像是融化的初雪,让沈浅浅看的有些微醺了。

     “爹爹,卢先生说你这个月会来的,原来你真的没说谎啊……”

     “是啊,爹爹,你知不知道,我和小柔都好想你啊。”

     “我也是,我也是……”

     “爹爹,要抱抱……”“不行,抱我才行。”“我,我!!!”

     望着这么些孩子争先恐后要钻进南宫璟容的怀抱,沈浅浅真是看的大跌眼镜了,天啊,这还是那个酷炫的太子么,难道她眼睛出问题了,这一切其实都是假的么。

     这时候,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都散开,这像什么样子啊!”

     此时,沈浅浅看到一抹白色身影,白衣胜雪,青丝一丝不苟全扎在了头上,不过,很容易能辨出此人是女扮男装啊,不过……

     “卢先生,原谅他们吧,他们只是太兴奋了。”

     那假先生恭敬道,“太子来我们书屋,理当礼遇。”

     南宫璟容赶紧道,“别……无需用太子相称,卢先生,就称呼我为容公子吧。”

     假先生一怔,“可太子贵为天骄之子,太子您……”

     “容公子!”南宫璟容皱起了眉头,“这是本太子的命令。”

     假先生眉头微蹙,“是。”

     沈浅浅在一边,如同看一出好戏,这两人文质彬彬,你来我往,好不默契啊,都能碰撞出火花了,不过,看南宫璟容的模样,似乎并未辨识出这假先生的女子身份来。

     正当两人朝着书屋里面走去时,忽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姐姐,你在这儿干嘛呢?”

     沈浅浅吓得身子一颤,定定的望着前方,却见南宫璟容和假先生同时转过身,朝着她看了过来。

     南宫璟容在看到她时,脸上的神色明显阴沉下来。

     假先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朗声道,“所有人进屋里去,走,快点!”

     在孩子们心中,卢先生凶巴巴的,她的命令哪敢不从啊,都一个个往屋里跑去,她也跟着进了屋,把门慢慢给合上了。

     南宫璟容跟刚才判若两人了,身上散发出的威严叫沈浅浅都觉得可怕。

     “见到本太子还不跪,你好大的胆子!”

     沈浅浅被他眼神吓得心里咯噔了一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虽然她心里不停叫喊着,我乃华月郡主,你竟敢让我跟你下跪,这事儿若是皇帝伯伯知道了,非得打你一顿不可,但是没法,现在她什么都不能说。

     南宫璟容厉声道,“说,跟着本太子……有何目的?”

     沈浅浅把手中的茶高高举起,“奴婢是给太子奉茶来的,不知太子去哪儿便一路跟着,谁知就……”

     “你以为本太子会听信你的鬼话,老老实实回答!”

     “是真的!太子殿下明鉴啊,奴婢说的话绝无半点虚假,若是假的就让奴婢如同这茶杯一样……粉身碎骨!”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沈浅浅用力把茶杯摔在了地上,可奈何质量太好,没能摔碎,这就尴尬了,气氛一下子凝固到极点。

     沈浅浅冷哈哈了几声,企图把这尴尬一幕掀过去,可这时跑出一只大黄狗来,对着那溅洒在地上的茶水就猛舔起来。

     不……不要!沈浅浅眼睛瞪的浑圆,在心里拼命大喊着,奈何这大黄狗已经舔的差不多了。

     接着它过激的反应引起了南宫璟容的重视,“这是……”

     沈浅浅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身处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