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莲歌
    《莲歌》是白莲的顶级剑术,但是没有人知道开创者是谁。要知道白莲从很早的时候就出现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武朝,天下也不姓林,诸国并立,战火连绵。一个识字的农夫创立了白莲教,也许他的本意只是为了纠集一些人手,只为了在那个混乱的年代能够活下去。

     时代变迁,天下合了又分,分了又合,白莲教幸运的没有被断绝传承,甚至还一度与儒道释三教比肩。教派领导人称明王,次为尊者,又有十八星,三千行者,万千教众。声势浩大的白莲教却被有心人利用来谋朝篡位,失败后可谓一蹶不振,并为历朝历代皇室打压围剿。

     到了林氏一统天下,建立武朝,白莲教已经教义尽失,虽然深厚的底蕴没有完全失去,但是却只能在黑暗中苟延残喘,并且逐渐成为了一个杀手组织——白莲。

     现在的白莲依然以明王为尊,尊者为次,十八星听明王号令,再下层的行者却只有几百。至于教徒,现在的白莲已经不再是宗教了,何来教徒。尊者一脉向来不理会太多事务,权利不大。每代尊者只收一名弟子,除非现在的弟子意外死去,否则不会再收弟子。尊者的弟子在尊者逝世后自动接任,成为新一代尊者。

     看上去尊者一脉势单力薄,但其实因为是单传,而且修行资源充足,以致历代尊者基本没有弱者,所以在白莲中还是颇有威望。这一代的牧文尊者二十岁上位,至今不过四十多岁其实力据说已经比肩他的师父鬼竹尊者,成为江湖中的顶尖人物。牧文尊者的弟子暗星江克在十八星中也是实力偏上的存在。而事实上没有人知道牧文尊者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师父,甚至超越了历代尊者。

     《莲歌》本身挺厉害的,可谓一等一的剑术,但是再高明的剑术也只是技巧而已。就像牧文尊者所说一个人的个体综合实力主要看三个方面:速度、力量和技巧。

     牧文尊者紫阳决已经修炼到了第八重,在内力的加持下,力量和速度根本不是七重的江克能比拟的。就技巧而言,牧文同样修习过《莲歌》,而且他经历过更多的战斗,实战经验丰富,早已经超脱那种拘泥于招式的层次了。

     江克很清楚自己完全落入了下风:“如果不想办法就只有死路一条。明明有万分把握的事情变成了必死之局,自己果然还是太沉不住气了,要是在修炼几年自己一定能超过这个师尊的,毕竟自己才二十五岁,只要再给自己一些时间……”

     这样想着,江克手中的招式都迟滞了,气息也开始紊乱。

     “不行,”江克陡然惊醒,“不对,这是在战斗,既然选择了复仇,那就要勇往直前,怎么能打退堂鼓!”

     江克及时调理内息,手中剑舞也变得流畅,这是一次赌博,江克赌牧文尊者不会在他招式没有成型之前打断他。

     牧文尊者看着江克的气息变得紊乱又慢慢平静,然后又看着江克继续舞剑,漏出一脸玩味的表情:“感觉这小子要放大招啊,这是在赌我不会打断他吗?多少话本小说的大反派就是因为看着主角放大招而不阻止才挂掉的,我会不会也成为其中一个呢?好期待啊!”

     江克是在修习《莲歌》的时候发现的这个大招的。

     一般来说武者修行内力也叫内气,内力极深厚者通过功法可将内力外放,增强破坏力。而更高明者则可以凝气为刃,就像江克和牧文尊者一样将气刃凝在残剑上,更能显著提升自己的杀伤力。越是高明的功法所修炼出的内力越是深厚。就像《紫阳决》这门绝世功法修炼出的内力如煌煌大日,不进对修炼之人力量增幅强,而且修炼出的内力会时刻温养静脉,使经脉更加坚韧,从而容纳更多内力,如此往复。据说修成九重更是能得道飞升。

     而《莲歌》这种顶级剑术也需要有相应的内力运行方法,这种方法不是用来修炼的,而且用来使用内力。有了招式和内力对应的内力运行方法才是完整的顶级剑术。否则就只有招式,那么再深厚的内力也发挥不出相应的威力,坐视宝山却不得入。

     现在江克做的就是按照顺序将《莲歌》的十二式使出,同时逆向运转《莲歌》的内力运行方法。

     感受到江克身上渐渐狂暴的气息,牧文尊者心中了然。

     “这是《莲歌》,这个世界顶级的剑术,拿去练,别客气。”

     在那个小屋里牧文尊者把一本书随手扔给了当时才十二岁的江克。

     江克拿到书后迫不及待的翻看起来,只看了一遍就直接在屋前的空地上开始练习。

     “也太心急了吧,知道你的目标是什么,可是你也表现的太明显了。”牧文尊者在屋子里默默注视着江克练剑。

     看着江克只用来一个时辰就将招式全部学会,开始配合内力运行,牧文尊者只能感叹这天资也太过妖孽了。

     “嗯?这气息不对。”牧文尊者发现江克的气息变得紊乱,甚至是狂暴。这是走火入魔了。一个闪身,出现在江克身旁,走火入魔的江克直接对牧文尊者发起攻击。

     离得近了,牧文尊者对此时江克狂躁的内力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内力在经脉里面压缩了,更加凝实,也更具攻击性。强行制止的话,压缩后的内力会瞬间反弹,轻则经脉寸断,重则爆体而亡。只能引导他把内力尽快挥霍完了。”

     一刻之后,本来平坦的空地变得坑坑洼洼,周围的树木也倒了好几棵。

     “起来以后把树种上,把坑填好,我就不计较你破坏森林的罪过了。”牧文尊者对着躺在坑里喘粗气的江克风轻云淡地说道。

     “曾经的失误成了你的机遇啊,果然危险和机会往往是相伴的。”牧文尊者盯着前方舞剑的江克,脸色凝重。

     “来了!”

     只见江克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直至牧文尊者都看不清他的招式的时候,手中的残剑带着他的身体冲向牧文尊者。

     牧文尊者看着陡然出现在面前的残剑,下意识的侧身闪避。

     “嘶。”

     牧文尊者胸前的衣襟被划出一条口子,去势不减的江克直接撞进了牧文尊者身后的屋子。

     “轰。”整个屋子都倒塌了。

     “嘭。”江克并没有被倒塌的屋子掩埋,而是在屋子倒塌的同时又从里面冲了出来,手中残剑再次指向牧文尊者,以剑带人,如同离弦之箭射向目标。

     牧文尊者再次侧身闪避,衣襟被划开后随着激荡的气流像披风一样飘扬的罩袍再次被切下一角。

     “轰隆”一声,一排大树倒下了。

     “说了多少次,不要破坏绿化,这小子怎么总是当耳旁风呢。”牧文尊者似是自言自语。

     “嗖。”又是一块麻布被斩落。

     “还来!你这家伙,气势是挺足的,速度也够快,但是你这样像弹簧一样跳来跳去并没有什么用啊,又伤不到我!”

     话虽这样说,牧文尊者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他清楚的感受到,江克每出一剑速度就回快上一线。很快牧文尊者的罩袍只剩半截了。

     “不行啊,不能寄希望于他力竭停下,鬼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停啊。毕竟他当初就能坚持一刻钟的。再这样下去我会和袍子一样变成半截的。”

     牧文尊者闭上了眼睛,右手将剑举过头顶。

     “嘭。”江克再次飞冲了过来。

     “就是现在!”

     牧文尊者高举的剑朝着正前方重重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