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mpxkcs"><blockquote id="QNZIVMCDE"><sup id="2394586017"><em id="tnexoy"></em></sup></blockquot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辩
    “与你们的佛有缘?还千丝万缕的联系?”江克笑了,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施主不信?”老和尚依旧是笑眯眯的,脸上的每一条皱纹似乎都散发着和善。

     “说详细一些。”江克没有直接说不信,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

     老和尚摇摇头。

     “不可说?”

     老和尚再次摇头:“我也不知道。”

     “呵。”江克冷笑一声。

     旁边听这的二女也是无言以对,这空性大师说了江克与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江克再问却说不知道。若不是知道这是一位佛门高僧,只怕会当成江湖骗子呢,还是一个不入流的骗子。

     “世尊言行,皆有深意,贫僧修为尚浅,岂敢妄图揣测。”

     江克眼睛微闭:“不好揣测佛之所想?大师如何修佛?又修的什么佛?”

     “正心诚意,诵读佛经,聆听世尊教诲,在红尘中行走,了解经意奥妙,并身体力行,以求得大圆满,大自在。”老和尚脸色庄穆。

     江克又问:“你修佛法是为渡己还是为渡人?”

     “渡人即是渡己,渡己也需渡人。”

     “你刚才说我佛性与魔性并存,那我的佛性是什么?魔性又是什么?”

     “佛性非部分人所有,众生生来都带有佛性,其中以人最为复杂。贪嗔痴毒害人,五蕴迷惑人,使人无法看到自己最初的本心。从而生魔。”

     老和尚没有正面回答,江克却似乎有所领悟:“也就是说世人皆可成佛,也可成魔?”

     “施主有大智慧。”

     “我倒是听过另一种说法。”江克说道。

     “愿闻其详。”老和尚做出一副虚心听讲的样子。

     “他说人有三性,兽性、人性、神性。其中兽性深固,弱肉强食、强权至上,追寻自然。神性内敛,悲天悯人、不畏牺牲。人性居中,克制自己,又左右摇摆,以调和阴阳。”

     老和尚又摇摇头:“此言乍听有礼,实则人之复杂,岂能用三性之论简单概括。”

     一旁的宋楚楚听的迷迷糊糊、晕头转向,小声问向身边的师姐:“师姐,他们这是在干嘛?”

     李子毓也有些不懂:“像是论道。”

     “论道?江少侠和空性大师?”

     “嘘……不要打扰到他们,听着就好。”

     只听江克又说道:“我也不同意他的说法。”

     “哦,施主有何高见?”

     江克直视空性双目:“在我看来,人性复杂,何必去费力去分辨,遇到该杀之人杀了便是。”

     “施主好大的杀气,好坚定的意志。”

     老和尚脸上笑容不再,脸色平静的江克在他眼中犹如地狱修罗,杀气腾腾,只是普通的话语却透漏出常人难以企及的果决。这个年轻人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性格。

     “这不是杀气,是不忘初心。”

     老和尚双手合十道:“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入魔了,初心不当是杀心。”

     江克微微一笑:“你这和尚?凭什么妄论他人对错。”

     “阿弥陀佛”诵了一声佛号,老和尚一脸悲悯:“施主错了就是错了,不用贫僧妄论,苦海无涯,趁现在涉水未深,回头还来得及。”

     “既已涉水,又岂可回头,使前功尽弃。我自当勇往直前,直达彼岸。”

     “彼岸遥远,激流交错,难以横渡,况且施主的方向错了。”

     江克反驳:“你怎知对错?”

     空性大师答:“对者对,错者错,无有争议。”

     “我看是众者对,寡者错;贵者对,贫者错。此乃世道之错。”

     空性无言。

     江克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了,扭头继续看着楼下的行人。一时与老和尚辩论的爽快,想到什么就直接说,失言了。

     感受到然变得不正常的气氛,李子毓连忙调节:“空性大师,这饭菜都快凉了,还是先用餐吧。”

     一桌菜肴还算丰盛,小丫头一直在没有停嘴。

     “一起吃。”老和尚又对江克说道,“江施主也许言之有理。”

     江克瞥了他一眼:“也许对,也许错。”

     饭中,空性和尚问李子毓:“几位这是要往哪里去?”

     “家师派我带师妹到八卦教拜访天水真人。”李子毓答到。

     “天水真人已多年未行走江湖了,潜心道学,贫僧自愧不如。”

     李子毓恭敬地说道:“空性大师乃是大德高僧,家师对您推崇备至,江湖上经常将您和天水真人、孔璋贤者并称为‘三圣’,你又何必自谦。”

     “你还未曾见过天水真人吧?”

     “一直在师门修炼,我出来行走时天水真人已经不再出龙州,故而未能见过仙颜。”

     “等你见到他就知道我所说的不是谦虚之词了。无论是武道还是对天地大道的参悟,我都没有资格与天水真人相提并论。况且这世上卧虎藏龙,‘三圣’之名不过笑谈,不能当真。”

     空性脸上露出莫名的神色。

     李子毓对于这些事情也无法做出评价,只能岔开话题:“空性大师还是一个人在游历江湖吗?”

     空性笑道:“我的道行不够,还没有到达像天水真人那样感受天地。只能在滚滚红尘中磨炼自己。后辈们或成熟稳重、独挡一面;或年轻气盛、心思灵动。都不适合跟我这个老头子一道修行。”

     “前辈仁德侠义之名江湖共赞,正是我辈楷模……”

     ……

     “天水真人。”

     虽然目光停留在街道上,桌上的谈话却是一字不漏地传入江克耳中。

     空性老和尚竟然说自己没有和天水真人相提并论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