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死伤惨重
    巅峰时期的白虎和受了伤的白虎所爆发出来的实力根本不能同日而语,紫天扬心中一惊,躲闪不及之下,还是被白虎獠牙刮到了胳膊,不过他并没有自乱阵脚,而是静心凝神,想着应对之策。

     当白虎刚刚落在地上,鹤浩然奔跑中跃身而起,对着白虎的头便砸了下去,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凶兽,更何况鹤浩然已经达到域卫境界,所以白虎虽然躲开部分力道,后背仍旧吃了一拳,这下不但没有让白虎警惕或离开,反而越发的残暴起来,凶兽自有凶性,这点在还没达到凶兽级别的野兽狼群身上就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

     很快白虎便和鹤浩然纠缠到了一起,几位鹤家人也围了上来,纷纷拿出看家本领拼死一搏,紫天扬也没歇着,待众人围攻白虎之际,他拿出那根尖头木棍便冲上前去,木棍每一次向前攻击,都是白虎的下盘四肢,他现在还是想活捉白虎,所以废掉对方的四肢最为有利。

     至于鹤家族人可不这么想,仇恨已经蒙蔽了双眼,根本就是一副悍不惧死同归于尽的架势,几人皆是燃烧着体内残余的力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实也的确如此,一旦被白虎逆转战况,后果不堪设想!

     “噗呲。”一击得手,紫天扬手中木棍稳稳扎入了白虎的后腿,这一下让白虎彻底兽性大发,利爪挥舞之下,一位鹤家人瞬间便被分了尸,鲜血淋下洒了一地,几人可以说是在浴血的环境中与那白虎拼杀。

     “小兄弟!刺它前爪!”鹤浩然话音刚落,猛然从半空落下,正好是骑在白虎的身上,双手拽着白虎两只耳朵,使劲向后一提,白虎吃力身体跟着上扬,紫天扬抓住这个机会,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对着那白虎前肢根部一侧便狠狠刺了进去,这一刺,紫天扬至少爆发出了域徒五等的实力!

     木棍从一侧刺入了另外一侧,直接将白虎两个前肢串联到了一起,在加上后肢受伤,以及头上吃痛,白虎只能满地翻滚,根本无法再起身一站,鹤浩然见机已经从白虎身上滚落,喘着粗气站在一旁,并没有继续上前攻击。

     “让我杀了这个孽畜!”鹤家一位子弟并没有停下攻势,双眼满是仇恨,趁着白虎无力反抗之际再度上前,紫天扬本想拦下,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便放弃了,毕竟鹤家损伤惨重,好不容易大难逃生还被白虎夺去两个族人性命,换做是他也肯定不依,更何况是刚刚在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族人。

     就在此人手中长刀刚刚落下之际,白虎用尽了最后一口力气,依靠一只后肢跳起,直接便把鹤家族人扑倒在地,虽然前肢无法动弹,但它张开的血盆大口仍旧把那位鹤家人活活咬死。

     剩下一位鹤家族人虽然面色悲痛,但在也不敢上前,鹤浩然此时受伤严重,已经动弹不得,否则他绝对不可能看着族人在自己眼前被杀,此时状态最好的恐怕就是紫天扬了,但也被掏空了力气,双手握着木棍刺入土里才能站稳。

     三人看着白虎在地上翻滚挣扎,谁的眼中也没有半点同情,待恢复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之后,鹤浩然提着一把长刀便走了过去,手起刀落,白虎剩下那只完好的后腿也被砍断!

     “小兄弟,你的情我们还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来凤鸣鹤家,可以随时找我,我叫鹤浩然。”说完这话,鹤浩然对紫天扬抱了抱拳,便在仅存的那位鹤家族人搀扶下往深山外部走去。

     紫天扬本来已经将白虎放弃,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位鹤浩然竟然会这般,感激之余还有一丝不忍,毕竟鹤家小队伤亡惨重,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日后在说,先把白虎送到孙家才是最重要的,以免这孽畜因失血过多死在半路。

     从树上抽了几根木藤,紫天扬一面拴在腰间,一面拴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白虎身上,就这般拖着它往山外走去。

     第二天夜里,明月高悬,挥洒着柔和的月光,距离升仙城百里外的小城虽没有白天的繁华,但路上行人依旧川流不息,街道两旁也是灯火通明,看上去和乐融融,就在这时道路中间突然被人群让开,纷纷站在两旁驻足议论,只见一位衣衫褴褛,浑身上下满是干涸的鲜血,离的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腥味的少年,正缓步向前走着。

     在他身后,是木藤拴着的白虎,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原本赤红的双眸也充满了死灰之气,在无往日风采,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深山中走出的紫天扬,一路上他杀了不知道多少窥视白虎的野兽,小股狼群也遇到了两拨,因实力上涨他才能活着出来,即便如此也受伤不轻,后背两道狰狞伤口深可见骨,如果不是因巅峰源灵不断恢复,恐怕没等走出深山,紫天扬早就被野兽果腹,好在他不但出来了,还带回了自己的承诺!

     孙家府邸,此时孙天龙正坐在大厅,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倒在自己身前三人,这三人形象与紫天扬此时也相差不多,浑身浴血伤痕累累,为首的是孙家护法,前几日出去寻找白虎今日方才归来,不但没带回白虎,还因为涉足深山,被野兽群不断攻击,死伤惨重,原本出发时有二十三人,回来的仅剩三位!

     “记得离开时我是怎么说的吗!”沉默片刻,孙天龙冷声说道,那三人闻言连忙把头埋在地上,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但却不敢为自己辩驳半句,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倩影缓缓走来,步履间带着淡淡轻风,看到厅内场景开口便说:“爹,您忘了答应雨墨的事情了吗,如果因为我的病再造杀孽,那女儿情愿一死。”

     孙天龙在外人面前冷酷无情,可在女儿面前却怎么也冷不下来,见状连忙起身走到女儿身旁,扶着她的胳膊说道:“雨墨,如果没有白虎为你续命,你觉得爹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