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婚姻大事如儿戏
    林君宸悲喜交加苦思冥想数天,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安全,关键是那姑娘很漂亮,终于想到一条快速成婚的对策。

     次日清晨一大早,林君宸兴高采烈的“请奶奶安~”

     “暧~我的乖孙子快起来吧,君宸呐,来到奶奶身边坐~”老太君不管是什么心情,一看到君宸总是很开心。

     “什么?你要成亲?”同到老太君房里请安的王妃微微惊愕,“你之前不是说,非那个八公主不娶的吗?老太君还说过段时间跟太后好好商量商量呢。”

     林君宸想还得是小命第一重要,谁知道那天会被那长剑女人刺死,那天晚上被女刺客进屋胁迫之后总觉得王府侍卫不靠谱。于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孩儿对素凝心仪已久,本想年纪还小,再晚些向奶奶禀报的,但是素凝已有了身孕,委实拖不得了”

     “什么,我要做奶奶了?”王妃轻声对自己说道,面带喜色。

     “宸儿,我要抱重孙了?”老太君又一把搂过林君宸,语气中带着赞扬:“宸儿给我说实话,不会是你把人家姑娘给祸害了吧?”

     让林君宸听的一怔,内心冷汗直流。“奶奶!我没有,我们是两情相悦的!”

     老太君笑眯眯的拍拍林君宸的肩膀,一副满意的神色说:“真是如此?要有乖重孙了?宸儿放宽心,我这就找与你父王商量此事。”

     三日后,万寿阁。“禀母亲,下人探查那姑娘是孟州府歧善山庄庄主杨延周之女,与我家门楣不太登对。”林渊恭敬的禀报。

     “我孙子喜欢。”老太君无视谓门第之差。

     “从小舞刀弄棒,不会女红。”林渊接着说。

     “我孙子喜欢。”老太君神色淡定。

     “母亲,据探子汇报那家人似乎和前朝余孽有点瓜葛,不是宸儿妻子的合适人选,万一以后...”林渊继续苦口婆心。

     “我孙子喜欢,我重孙子还在她肚子里!”老太君面色不善,双目怒意显现,一副要找出气筒的样子。

     林渊神色一紧:“母亲息怒,儿子这就去办。”

     林君宸难得主动起早一次,唤来丫鬟给自己更衣。衣服繁琐,以林君宸现在的技术只能穿到中衣,这次值守的是小竹,拿起大红色长衫就往林君宸身上上套。

     “哎?等等,我怎么这么多这红色衣服?”

     小竹掩嘴噗嗤一笑:“二少爷自从11岁那年看过福月公主出嫁之后深受刺激...吩咐奴婢们说,这大红敞亮,贵气,以后少爷就穿这个色了,您这一穿可就是四年呢。”

     这小子还是个姐弟恋?和福月有一腿?不不不,林君宸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孩子那时候才十一,不可能那么机智。

     “哦,以后可以随意点,总穿红色难免厌倦了。”  “二少爷说的是,您穿浅色衣服很好看的...~”小竹兴奋的说。

     穿罢衣衫走到院子里,感觉空气凉丝丝的,从青砖缝儿里冒出一股子泥土气息,昨夜竟一夜春雨, 深吸一口气,晨练的好时机啊。兴致昂扬的对小竹说:“拿一把剑来,本少爷要舞剑~”

     竹子一副崇敬的表情, “少爷那年才七岁,为了让王爷不再出征,家里的刀剑被您拿去全熔掉了。”

     这么孝顺的孩子,难怪父王退出沙场。

     “虽然王爷感念二少爷仁孝,可面对那么多珍藏宝甲神兵被毁气的直哆嗦,又舍不的打年幼的二少爷,听说...王爷气的在书房直打自己嘴巴子呢~,王妃直直劝了四五天才好。”小竹抿嘴轻笑道。

     这王爷爹还是个铁血柔情真汉子啊,林君宸愕然,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开始在内心深处生根萌芽,这是他之前不曾拥有的东西,忽然不想走了,不想回到那个尔虞我诈如履薄冰的社会了。

     晌午过后,林君宸决定出门转转,于是头戴墨玉冠,身着金丝滚边黑色长袍,腰束鸡血玉带,身旁小厮手牵一只浑身赤红,毛色发亮的肥彪大狗,一群人鲜衣怒马浩浩荡荡出门去,城中百姓仿佛对这小王爷很是惧怕,大老远的看见林君宸就纷纷避让如惊兔逃荒。

     穿过金阳桥行至一条颇为繁华的街道里,迎面落脸上一方粉色手帕,隔着帕子抬头看去,朦朦胧胧中见一姑娘,像是帕子掉了,一副慌张表情,匆忙从楼上下去想要去取。

     “公子有礼,知雅刚玩耍时手帕误落公子脸上,请还我手帕。”那穿着一副塞外女子装束,腰佩银色弯刀。

     林君宸当然不会让她如愿,“你们塞外人,做了失礼的事情,都不道歉吗?”

     那女子旁边有名壮汉,身后背了一把巨剑,却步伐轻盈毫无负重之感,脸上纹着奇怪的图案,面色有些不耐,一脸怒色向林君宸走去,知雅用异族语言不知说了句什么,那名壮汉不再动了。

     “是知雅失礼,但你们大华人都是这么小气的吗?”那姑娘不甘示弱的的说。

     言罢走到林君宸面前去一把抓住自己的帕子,想要夺回去,林君宸露出狡猾的笑容,姿势暧昧欺身握住异族女子的手腕。“姑娘,可否用弯刀来换?家里没粮食了,即刻断炊...”   这样的搭讪方式果然很烂。

     那女子登时又羞又怒,挣脱掉了林君宸的手,一把扯过自己的手帕。“你们中原人果然是很贪婪的,达布~我们走。”纹身壮汉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用阴邪的眼神定定的看了林君宸一眼,慢慢的紧跟着自己的主子离去。

     “两位姑娘您里面请~ 请问二位喝些什么茶?”斜对角茶楼二层靠窗位置,一白衣女人将那两人的暧昧的姿势尽收眼底,眼中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素凝师姐...素凝师姐,你喝什么茶?”

     白衣女人轻轻吸了一口气,收回目光,淡淡的说。“乌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