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你还太嫩
    傍晚的山风里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肉香味,

     烧烤架上一只灵鸢,内脏已经被掏空了塞满了香料,一根削尖了的胡桃木从屁股方向,直戳灵鸢脑门脖子被随意的歪到一边,火苗热情的舔着鲜嫩的肉块滋滋作响,不时有油缓缓的从肉块上滴落,落到了火上偶尔还蹦出几粒火花。

     林君宸满足的吸了吸鼻子,用那个幽蓝幽蓝的宝贝匕首,削掉一块灵鸢腿间嫩肉递给了慕容婉儿。

     慕容婉儿接过林君宸递过来的小鲜肉,跃跃欲试,用手依着肉的纹路毫不费劲的撕开一块。

     “哇...好吃~”慕容婉儿张开小口轻咬,烤完后的鸟肉口味浓郁瘦而不柴。

     石桌上两个夜光杯在傍晚余辉的映射下泛着淡淡的白色幽光,林君宸拿出了自己早已备好的花雕酒,给准备好的两个杯子满上,预谋已久的样子。

     慕容婉儿吐出鸟翅的骨头,可爱的伸出油乎乎的爪子连连摆手,“我不喝酒的。”

     林君宸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有酒的话,吃肉更香哟~”

     慕容婉儿眼睛发亮,一脸憧憬“真的嘛?我都没有这样过...”

     林君宸继续循循善诱:“那自然是,我会骗你吗?”

     婉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小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小嘴儿微张发出由衷的感叹“啊...好喝。”

     咦?还有人天生喜欢饮酒的?林君宸觉得很新奇,反正今晚多少酒都管够,就不信喝不过一个没喝过酒的慕容师姐,到时候,还不是...恩?哈哈哈...林君宸猥琐的想到。

     “这么好喝的东西,为什么在家里爹爹不许我喝呢?”言罢慕容好奇似的情不自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准备仔细品品味道,上一杯一饮而尽没什么感觉。

     这俩人一会儿碰碰喝喝大半坛酒下肚了,一边林君宸已经昏昏欲醉,这边慕容婉儿依然脸色如常没有丝毫醉意,而是兴高采烈的说“师弟,我们继续喝啊!这酒好香啊~”

     美人有如此雅兴,怎么忍心拒绝,林君宸听完师姐诉求之后,倒酒倒的比谁都勤快。

     林君宸举着稍有摇晃的夜光杯一饮而尽之后诗兴大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慕容婉儿纵然跟着父亲从小饱读诗书,也是觉得这诗作的精妙“想不到林师弟虽然武功平平,却诗文了得”

     林君宸尴尬的笑了笑,她哪里知道我的剽窃古人而已呢,好惭愧,再者这姑娘难道是千杯不醉不成,头好晕啊。

     嘴上却说“哪里...哪里,君宸所学诗文一般以后还需要向慕容师姐多多请教。”

     林君宸又被慕容婉儿来了几杯,喝的简直脑子要放空了。

     “来,继续啊...”林君宸总是心怂,面儿不怂。

     林君宸渐渐的趴在了石桌上,旁边的水果不小心被袖子带到洒落了一地,嘴里仍然嘟囔着“酒...继续满上!慕容师姐...”

     慕容婉儿面色一往如常,林君宸喝趴下之后,清纯的小脸上渐渐露出邪恶的笑容,一把撩起自己的长发,白哲的小手轻轻抚上林君宸的肩膀,慢慢的弯腰倾身,朝林君宸的脸上轻轻一吻。

     “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呢,单纯又可爱,我都不舍得下手了。”那声音微不可闻,好似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

     慕容婉儿温柔的把林君宸拖到旁边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把林君宸剥了个干干净净之后,又把自己的衣衫尽解侧卧于林君宸身旁。

     慕容婉儿笑颜如花的看了下林君宸,然后轻轻的从袖子里面拿出一个像筷子一样细的竹筒,拉下末端的一个玉环,从顶端嗖得飞出一道白光,直冲夜空,像一道流星朝北方飞去。

     一直在高空中盘旋的一直绿色敖鹰从空中向下直冲而来最后轻轻的落在了慕容婉儿手臂的护腕上,婉儿拿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信,藏入敖鹰背部浓密的羽毛里面,挥挥手臂送敖鹰离去,可怕的是整个过程都是在近乎于无声的状态下完成的。

     做完这一切慕容婉儿,借着月光垂下眸子认真的凝视着林君宸俊俏的侧颜,心中暗道:“若不是顾及我练了玉女功,真想尝尝这美少年的滋味。”

     转身附在林君宸的身侧,只不过一息之间,这时的慕容婉儿已经是泪流满面,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样子,拉起外衣披在两人的身上,往林君宸身上一趴,找到了一个自己认为舒服的位置,不一会儿慕容婉儿开始慢慢有了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大亮山上的各种奇怪的鸟儿开始轻快的鸣叫,新的一天终于被慕容婉儿盼来了,好戏正要开演。

     林君宸渐渐苏醒了过来,揉了揉沉重的脑壳之后,觉得身上有什么不对“你你你...我们怎么在这里”

     慕容婉儿昨夜噌在林君宸的怀里,枕着林君宸的肩膀,睡得精神满满。

     “你...你昨夜...”慕容婉儿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就自顾的嘤嘤的哭了起来,哭到动情处肩膀还一抽一抽的,让人看了以为林君宸把人家怎么了,实际上偷鸡不成蚀把米,林君宸差点让人家把自己给那啥了。。

     听到女孩子哭了之后,林君宸顿时方寸大乱,扯了扯身上凌乱的衣服,啊!我都干了些什么,虽然我开始想这么干来着,可好歹也让我醒着来吧,这不明不白的,真糟心。

     “你...师姐,你别哭了,我会对你负责的,只要你想,君宸就能八抬大轿,娶你过门。”林君宸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认为女孩子一哭多半是自己的过错,林君宸一急把慕容师姐揽入怀里坚定的说道。

     “你还叫我师姐?”慕容婉儿举起如带雨牡丹一样的脸庞,因流泪而带有些许泪痕的对林君宸说道。

     “婉儿,我对感情没有什么特别多的要求,互相信任,一起到老。”林君宸扶着慕容婉儿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慕容婉儿心里想着你还太嫩了,然后不露声色的把搭在肩膀上的手给拿掉,微微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君若不离,我当不弃。”